美国租车自驾遭遇车祸应该怎么办?祝大家不要碰到。

出门在外请大家一定注意安全,希望大家都不要遇到这种情况。如果确实有突发事件,可以借鉴以下经验:

有了之前被枪杀事件,建议大家等对方先下车,自己这方在下车!

在美国租车遭遇车祸后的几个意想不到!

美国是建在轮子上的国家。高速路四通八达,可以到达任何一个州。但是需要老百姓自己有车,公共交通设施非常差。很多美国人在自己国内都没做过火车。美国最主要的交通工具就是汽车和飞机。飞机已经是老百姓很普通的交通工具了。

转自:http://usatang.com/forum.php?mod=viewthread&tid=3342&extra=&page=1

美国的租车业非常发达。哪怕在一个很小的机场一般都能找到租车公司。连锁的租车公司也遍布城镇,对于出差或旅行的人来说,这个服务真是太方便了。其实不仅在美国,在西欧国家的机场也都提供租车服务。我们国家在这一点上还没有和国际接轨。国外的驾照在国内不能开车。散粉思考者相信随着汽车的普及化,接轨是早晚的事。这可是个大的行业,也有赚头。有头脑的商人是不会放过的这样赚钱的机会的。现在不做是条件不够成熟。另外美国的高速路极大多数是免费的。即便个别tollway 要钱,数目也非常小,一般在1美金之内。相比之下国内高速路上处处设卡,过路费比美国都高,一路下来的高速费非常惊人。在美国很多人去旅游时都租车。因为跑的路程远,租的车一般都是比较新的车,大大减少了路上抛锚的几率。另外一个原因是不想大大增加自己的车的里程数和磨损度。汽车的价格是和行驶里程数挂钩的。美国人经常换车,希望把车交给车行时能有个好价钱。

我和几个朋友准备去位于纽约州的尼亚加拉大瀑布(Niagra Falls)看看。据说从加拿大方向上看会更漂亮些。但是我们准备坐船直接到瀑布下面去,所以看到的不会有什么差别。为了此行我们几个人先到离瀑布近的Buffalo城,在那租了一辆面包车。准备先在城里和那附近的一个国家公园看看。第二天出发去大瀑布。在国家公园里玩得很尽兴,看到了美国东部最大的峡谷还有四个大瀑布。

 

下午6点左右很满意地离开。在离开公园出口不很远的地方,一个没有红绿灯的十字路口,我们的司机没注意路口的Stop 牌子,没停就开了过去,而马路另一面一辆高速飞驰中的轿车开过来,已经躲闪不及。他们的轿车从侧面车后部撞过来。我们的车在路上旋转了一两圈才头朝汽车行进的反方向停下来。一切都在瞬间发生了。几秒之中,来不及有任何恐惧。心中一种听天由命的感觉。我系了安全带,没受什么伤。可是同车坐在后排的两个人没系安全带,一个人头上出了血,另一个肚子疼。而对方车中是一对年轻的美国恋人。他们从车里走出来,车头部全毁了,女孩抱着肩膀瑟瑟发抖,牙齿打颤,也被意外惊呆了。

 

几乎就是瞬间,也许只有几分钟,好几辆警车就来了,还有救护车接着来了。没有想到这么快。他们的表现实在太专业了。为了防止脊椎损伤,救护人员用专用的工具把那些受伤的人的脖子固定好。放到担架上,还打了点滴。他们本来要给每个人都做,但是一些人觉得自己没事就拒绝了(包括我)。那些人还随车带来毯子,亲手包裹我们,说着安慰的话。警察询问了双方车祸的情况。我伴着伤员去了急救医院,同车的有些人继续接受警察的询问。

 

警察会写下车祸记录,确定谁的错,这和车祸后保险赔偿也有关系。到了急救医院,我们的两个人和对方的两个被抬进了急救厅,里面用布隔开分立的区间。他们被全面检查。美国人的家长都赶来了。经过检查之后两个人都没事,就随父母出院了。我们这边那个头上流血的发现只是皮外伤,那个肚子痛的断了两根肋骨。但是为了确保内脏等地方没问题,医生又要照相,验尿做深入检查。所以我们在医院耗了很多时间。

在美国发生车祸几乎看不到车祸双方脸红脖子粗地争吵谁对谁错,把对方的保险公司记下来,一切由保险公司处理。开车人如果自己的车买了汽车保险,那么这保险会在租车上生效。如果买的全保险(包括修对方和自己的车),那么就完全不必买租车公司提供的保险。即便是单方保险(保修对方的车),现在许多信用卡公司都提供一个叫Collision的保险,如果用他们的信用卡租车,那么租车损坏的修理费由信用卡公司出。我们就是充分利用了这个好处,所有汽车的损坏赔偿都由汽车保险公司和信用卡公司负责了。我们就不会为此事烦心。至于医院的费用由医疗保险和汽车保险负担。有了保险我们和车祸对方没有任何争吵,他们的父母来了也没有任何责问。

 

这是美国保险制度比较完善的好处。在美国一定不要为了省钱不买保险。在医院等待期间我们已经和汽车保险公司和信用卡公司汇报了车祸。也给租车公司汇报了(都有24小时的电话服务)。我们的车已经被拖车拉到修理处去了。租车公司说给我们派另外一辆车来。因为当地没有面包车,特意从其他城市里的租车处调来。派人开了好几个小时把车连夜送到我们所在的医院。等车到了已经都半夜1.2点了。检查也完毕了。我们小心翼翼开着新车回了旅馆。

 

经历了车祸大家都心有余悸。但是还是决定继续第二天的大瀑布之行。否则这么远来了没看到就回去,真的很可惜。我们最后看到了大瀑布,度过了记忆深刻的一天。

这个车祸让我有几个意想不到:

第一,纽约州的警察办事效率非常高,来的快速,救护人员也很专业,立即把伤员送去急救。警察还联系拖车行把车拖走,了解完车祸情况后把我们的人亲自送到医院。

第二,车祸的处理很轻松,没争吵,没负担。

第三,租车公司服务出乎寻常地满意。没想到不责怪我们把他们车弄坏了,还连夜长途把新车送来。没有他们的这个完美服务,我们是不可能去大瀑布的,我们的远途旅行计划就半途而废了(我们总共只有两天时间而且回称票都订好了)。有人说如果这事情发生在国内,车祸就很麻烦了,我们肯定去不成大瀑布。散粉思考者认为可能也是这样。美国的系统尽管不完美,的确有值得我们学习和改进的地方。

 

在美国开车(下)——车祸

转自:http://blog.sina.com.cn/s/blog_a5bea2440101mm8i.html

除了违规,车祸是另一个需要驾驶人随时准备应付的意外。谁能保证自己不出车祸?恐怕没有人能。来自星星的超人都敏俊都不能,何况凡夫俗子的我们?我们可以做到的只能是,可以保证自己不去撞别人。但谁又能保证别人不来撞自己呢!

刚来美国时,老移民给我的第一个训诫是,要坚决做到“三不”:1车不借;2钱不借;3老婆不借。老婆放在第三位,比不过车和钱重要,可见这车和钱所引起的法律责任,都要比老婆给你戴绿帽来得更麻烦!而车放在钱的前面,又是为何?借出去的钱回不来,最多也就是血本无归,但借出去的车如果闹出人命事故,却是会让你倾家荡产的!也因此,拥有驾照和购买车险,是如影随行的两项美国基本生活内容,缺一不可。一般来说,保险的保额,应该大于车主个人资产的总额,这样保险才能起到保障的作用。

有了保险并不等于我们可以不怕出车祸,所以避免车祸才是我们开车的宗旨。中国驾驶在美国发生车祸的常见原因是:左转不让直行;转弯、变道、倒车时没有转头查看路况;和前车未保持安全距离;被鲁莽驾驶人激怒而不愿相让,等等。

一旦发生车祸,中国驾驶的第一反应是“叫警察”,因为在中国,都把警察当作是车祸现场的见证人和裁判人。没有警察的介入,好像就没有人主持公道。但在美国,“叫警察”这个动作非但多余,有时还会徒生烦恼。美国车祸必须要叫警察的情况只有一种:当车祸现场出现人员伤害时。而且这个必须也不是让警察来判断车祸责任,而是对受伤人员展开急救。要知道,在美国一旦求助于911,不管需不需要,警车、救护车、消防车是一起出动的。警察会对现场车祸当事人进行问话和笔录,但也只是记录当事人各方自己的说辞。警察是不会对车祸做出结论的,因为他们并不是现场的目击者。车祸的责任判定由保险公司作出,有警察报告他们会参考警察报告,没有警察报告也不会影响他们断案。断案的主要依据是车辆损毁的部位和程度。车体通常分为6部分:车头(Head)、车尾(Tail)、左前1/4(Front Left Quarter)、左后1/4(Rear Left Quarter)、右前1/4(Front Right Quarter)、右后1/4(Rear Right Quarter)。保险公司根据车祸当事人的陈述,加上损毁处于哪个部位,就能决定车祸的责任,有没有警察报告都无所谓。这是因为保险公司利用电脑对成千上万的车祸状况进行统计分析后,模拟出了一整套车祸责任模式,谁对谁错一目了然。你车头撞了人家车尾,说一万条理由自己没错,结果一定还是你错。对华人驾驶来说,叫警察没什么好处,却有坏处,因为华人驾驶通常英语不怎么流利。警察来了,双方的话都要听。如果对方是美国人,你就等于是把话语权交给了对方,他说什么就是什么。警察能听得懂他的假话,却听不明白你的真话。等到警察报告出来了,保险公司要如何再相信你?警察报告就是这样写的呀!你就等着承担全责吧。

正确的车祸现场处理方法是:立即记下对方车牌号码(主要是怕他撞了就跑),然后将车子移到不影响交通的路边,下车和对方互换驾驶资料。这时除了询问对方有没有受伤,不要谈任何有关车祸责任的话。交换资料的内容包括:驾照、车辆资料(车厂、车型、颜色、车牌号等)、保险资料。要注意:交换资料是双方交换,不是错的一方交出资料。只要对方不愿交换资料,就应报警。报警的目的也只是要求警方强制对方交出资料,而非让警察来评判车祸责任。交换完资料后就可以离开现场,当然,如果在这期间能用相机拍下车辆损毁的照片会更好。最后一步是向自己的保险公司如实报告车祸情况。以后就静候保险公司的处理就好。

车祸按责任归属,会出现两种赔偿结果:理赔和索赔。理赔就是车祸错在你,你负全责,由你的保险公司出面向对方赔付,你不必再费钱、费事、费时地和对方打交道。索赔就是车祸错在对方,你是受损者,由对方的保险公司向你赔付。

如果我们能够做到不去撞别人,那么理赔的结果基本就不会发生。这部分我就不再赘述。但是,如果车祸的结果是错在对方,你向对方的保险公司索赔,你购买的保单类别会对你的索赔程序产生不同的影响。这是因为,保单可以分为单保和全保两类。单保是只买责任险,也就是只赔对方不赔自己。全保是买了责任险,也买车身险,即赔对方也赔自己。不管是单保还是全保,对方的保险公司虽然都会赔你,但它们的索赔程序是不同的。由于单保买的是你错保险公司赔对方,所以当对方错时,车祸就和你的保险公司没有关系,索赔的过程只能是你自己和对方的保险公司直接打交道。而全保买的是包括车辆毁损的理赔服务,你的保险公司有责任对你的车辆损坏直接赔偿,所以,你只要将车送去自己保险公司的修车厂就好了,他们修好后会代你向对方的保险公司提出索赔,你就不必旷日持久地等待对方的拖延和敷衍了。按新车价在2-3万美元的普通车型来看,单保和全保的保费差价一年大约在200-300元美元左右,所以,如果不差钱,应该以购买全险为首选。

不过,由于本文的对象是在美国驾车的外国游客,如果在租车时所购买的保险已涵盖了LDW、PAI、ALI这三项,就相当于一个全险。一旦出了车祸,哪怕是自己撞上了电线杆,还车时只要把车钥匙交给租车公司就好了,不会有后续的责任动作。但是,如果车祸牵涉到第三方,现场互相交换资料的动作还是一样要做的。

在美国开车(下)——车祸
左转不让直行是大部分车祸的主要原因。图中白色的标牌是“左转让直行”的提示标牌,通常和交通信号灯同时挂在十字路口,以此提醒左转车辆,一定要等到直行车都走完了才能左转,哪怕你的灯已经翻红。

在美国开车(下)——车祸
追尾的车祸常启因后车和前车贴得太紧。有一个“3秒钟原则”可以用来衡量和前车的距离是否安全。方法是:找一个参照物,当前车通过时,默数3秒后你才到那个参照物。还有一个简单的方法是:以英里速度来决定和前车之间应保持的车身距离。比如,每10英里速度等于一个车身,如果你的车速是每小时20英里,就和前车保持2个车身的距离;如果速度是50英里,就和前车保持5个车身的距离;以此类推。不过这个方法应以英里速度来作标准,不要用公里速度。1英里=1.6公里,如果用公里速度,就凑不成整数了。

在美国开车(下)——车祸
车祸发生后在不影响道路交通的情况下,应该互相交换个人、车辆和保险资料,而不是等待警察来评理。

在美国开车(下)——车祸
当车祸中发生人体伤害时,应立即打911报警。

 

在美国亲历的一场车祸

转自:http://bbs.tianya.cn/post-worldlook-1152770-1.shtml

我在美国碰到过一次车祸,体验了美国人对车祸的处理方式、车祸后保险公司的赔偿过程以及在法院打官司的场景,从中可窥美国社会的生态与人际关系

一、突遇车祸

2008年-2010年间,我是在美国东南部的佛罗里达州度过的。2009年初春的一天,我开车外出办事,来到了一个十字路口,见是红灯,我就停了下来。我当时所在的路是一条小路,而横在我面前的则是一条市级的高速公路,众多的车辆在我眼前飞奔而过。突然,我听到一声刺耳的刹车声,抬头一看,只见左侧一辆小轿车飞速地冲向右侧,直接撞上了一辆从右侧向我这条路转弯的灰色SUV吉普车。

刹车声是由左侧开来的小轿车发出的。很明显,在绿灯的情况下,转弯的车辆应该避让直行的车辆,而那辆灰色SUV吉普车很显然是没有注意到前方小轿车,或是没有想到这辆小轿车会以这么快的速度开到其面前。因此,两车相撞了。但让我没有想到的是,那辆吉普车被撞之后就失控了,转着圈向我的车飞来,并直接撞上了我的车的左前角。

我的那辆日产白色丰田凯美瑞是在2008年买的新车,被撞之后,我心疼极了,急忙下车查看,只见车的左前角包括左前灯完全被撞坏了,但车的其他部位仍保持完好,并不影响开车。我气愤极了,正想向吉普车的司机发火,不想抬头一看,只见那辆被撞的小轿车的前边部分完全毁坏了,保险气囊也全部打开。这时,排在我车后面的其他司机立即开车门冲向了小轿车,忙着从车内抬出受伤严重的男司机。

当时,我真为自己的行为感到羞耻,心想人家老美的司机第一反应是立即冲上去救人,而车排在第一位的我却是首先查看自己的车受伤情况。

那位被抬出来的男司机双腿被撞成重伤,动弹不得。别的司机立即打911报警求助。大约5分钟后,两辆消防车赶到了。在美国,消防车除了救火之外,还负责救助伤病员。从消防车上下来的人全部穿着浅咖啡色制服,一半是男,一半是女。男的立即把伤者抬上担架,开着一辆消防车走了。女的则留下来负责清理散落在地上的汽车碎片,以便让其他车辆通行无阻。现场的气氛虽然紧张,但并不沉重。那些清理路面的女消防队员一边相互说笑一边干活儿。很快,消防队员们便收起工具,开着另一辆消防车也走了。他们前后工作的时间不到10分钟。

二、两位相撞的车主没有任何争吵

最让我感到惊奇的是两位相撞的车主关系。我没有想到,肇事的吉普车司机居然是一位看起来超过70岁的老太太。她当时坐在左侧的驾驶位,吉普车的右侧已严重毁坏,而她却毫发未损。坐在那辆小轿车内的人就没有这么幸运了。前面说了,男车主受伤严重,而他约40多岁的妻子则受了许多表皮擦伤,正坐在路边。

老太太没有向那位受表皮伤的女子打招呼,只是过来向我表示道歉,因为是她的车飞过来撞了我的车。她们两位相互不理睬,也没有说话,更没有争吵。那位受表皮伤的女子只是在向我诉说她的不幸,说这次车祸,是她自1995年以来遇到的第一次。她的言外之意是他们的车技很好,此次事故纯属老太太的错。她虽有抱怨,但并没有直接把话指向那位老太太。所以,现场并没有发生任何争吵与打斗,都在静静地等待警察处理。

就在消防队员们紧张地工作时,一辆警车也到了。警车上下来了一位女警察,过来问我们谁卷入了这场车祸。她让我们原地等待另一位警察的到来。她联系好之后,就走了。约几分钟之后,一位男警察开着警车到了。他向涉事的三辆车司机要了汽车的登记单、保险单、驾照,就开始了他的调查与记录。他还特意问我看到了什么。同时,他叫来了拖车,把那两辆严重损坏的车拖到了路边。他把我的车也拖到了那里。

见我的车毁坏不严重,他就问我“确定能开吗”?我说能开。大约10分钟后,警察的调查结论出来了,并分发给我们人手一份,以作为日后办理其他事情的证据。在警方的结论中,那辆灰色吉普车要负全责。然后,警察帮她们两位安排出租车,接她们回家。

当那位男警察把结论递到我的手里时,因为他看到我的驾照是在北卡州教堂山市办理的,就问我是否在教堂山市住过。我说是的,他便笑笑说,他也是从那里过来的。我就与他聊了会我们共同了解的那个城市。在那个紧张的气氛中,这位警察还不忘缓解气氛,说说家常,拉拉同乡关系。

三、保险公司和修车行的态度

当天晚上,我就给保险公司打了电话,请他们帮我修理被毁坏的车的左前角。在听了我的叙述之后,保险公司的代理人并没有向我要任何书面证据,就得出了结论:在这场车祸中我没有任何过错。接下来,他们决定出钱给我修车。

按照所有保险公司的规定,出了车祸,相关的车主也应该出500美元,保险公司则负责高出500美元的部分。他们估算了一下,修我的车需要约2000美元,我自己出500美元,保险公司则出1500美元。我一听就不乐意了,对那位代理说:“我没有任何过错,是被动卷入的,凭什么还让我出500美元?”保险代理说:“如果你自己不愿出,可以向肇事汽车的保险公司索赔。”我回答说:“我觉得,这件事你们应该帮我,因为我投保在你们公司名下,由你们出面向肇事汽车的保险公司索赔更有利。”他答应了我。

第二天,那位代理给我打电话说:“已经联系了那两家保险公司。那辆小轿车的保险早已过期,但撞你的是那辆吉普车,保险没有过期,我已向它的保险公司索赔了。这样吧,这次就由我们公司出资给你修车。那家保险公司的500美元将直接打给我们。你不需要出一分钱。”事情总算圆满解决了。

接下来,那位代理与我商量修车的地点。他说他们公司有定点的修车行,让我去那个地点修车。该修车行还附带有租车业务,可以免费租车给我,以供我在无车的几天里使用。

第三天,我开车去了那家修车行。修车行负责人态度极好,很快就办完了修车手续,并带我到了租车处,让我任选一车暂用。

一周后,修车行通知我车修好了。过去一看,我的车已被整修如新,看不出有任何曾被撞坏的痕迹。

四、在法院作证

我的事完了,但那两位相撞司机的事还没有完呢。由于小轿车的保险早已过期,原保险公司不可能给那位受伤的司机与他受轻伤的妻子任何赔偿,包括他们被毁的车与医药费。他们就只有向承保老太太吉普车的保险公司索赔了。可以想象,这将会是一笔何等巨额的费用,被毁的车加上医药费,总共可能需花费近5万美元。老太太的保险公司自然会想着如何推掉这笔费用或至少是出少些钱了。如想达到目的,就只有在改变警察的车祸结论上下工夫了。警察的结论指出,老太太应该负全责,但她的保险公司认为,那辆小轿车会不会也有责任呢?比方说,当老太太在向左转时,她的前方有可能是绿灯或是黄灯,而小轿车前方的绿灯会不会早已变为红灯?如果是,那位小轿车的司机可就是闯红灯并撞向老太太的吉普车了。

在保险公司的提示之下,老太太可能也有些犹豫了,并说她记不清楚当时看到的到底是红灯还是绿灯了。当然,那位小轿车司机则明确地说:他是在绿灯的情况下撞上了那辆吉普车的。连警察也无法证明当时的情况,因为他当时不在现场。那么,唯一一位现场的证人就是我了。

当他们两位的事情只能由法院来解决时,就不约而同地想到了我。通过处理此事的警察、法院给我发了传票,让我在指定的时间、地点出庭作证。由于出庭时间和我上班时间碰在一起,我向单位领导出示了法院的传票,他们说我必须去,并说我去法院的时间当作上班时间。

按照传票上的时间,我来到了地方法院。在电梯口,我见到了那位受重伤的男司机,他由家人陪着,拄着双拐,情绪很不好,应该是刚从庭审下来吧。我被带到了一间小屋,里面坐着两位高大英俊的男律师与一位法院的女记录员。

女记录员让我把手放在一本《圣经》上宣誓所言均属实,然后由一位律师(应该是受重伤男司机的律师)问我问题。他重点问我当时两位司机是否是在红灯的情况下相撞的。我说不知道,只知道我的前方是红灯(那他们的前方就有可能是绿灯、红灯或是黄灯了)。接着他又问我个人对这场车祸的意见。我说:“我认为,那位受伤的男司机看到的应该是绿灯。如果是我在开车,看到红灯,我会停下来的。”他又问我觉得是谁的过错。我回答应该是吉普车的错。他说他问完了。又问另一位律师的意见。这位律师的情绪不好,说他没有意见。他应该是老太太请来的律师。那位女记录员记下了我们的所有对话。

之后,我不知道、也没有打听过这场车祸的最终判决结果,但我觉得能在美国亲身体验这场车祸,并看到了美国人处理一次车祸的全过程,仍不失为一次难得的经历。

 

车祸索赔全攻略

<序>
经常看见有新手遇见车祸不知道该怎么办。我把我去年的一段经历贴出来,希望对新手能有所帮助。我是去年3月份拿的驾照。那时候我刚到美国4个月,一切都懵懵懂懂的,对车祸的处理流程更是毫无概念,只听说可能会非常麻烦。于是每天我小心翼翼的开车,希望在我熟悉美国之前不要碰到什么大麻烦。后来的事实证明,有时候哪怕你再小心,麻烦也还是会自己找上门来。开车半年后,我的新车就在停车场叫人给撞了。然后是修车,索赔,保险公司赖帐,起诉,上庭,直到最后得到赔偿,我经历了一个完整的流程,由此也增加了对美国社会的了解。在这个过程当中,我从网上获得了许多宝贵的信息。现在我把我的经历和我的体会写下来,希望能对碰到类似麻烦的朋友们有所启发。如果有不正确的地方,请大家指正。

<1>
去年9月3号星期一,劳动节。下午两点钟左右,我们在超市里买完菜开车回家。因为是三天长周末的最后一天,plaza里人非常多。我们在parking lot里头慢慢往外开。后面一辆车跟得特别紧,很不耐烦的样子。到一个丁字路口,我打灯减速准备左转,后来又发现这个路口不是出口,于是关了转向灯继续往前开。这时候坐副驾驶座的女友突然连声惊呼。我还没来得及反应,”砰”的一声紧跟我们的那辆车不知什么时候开到了我的右侧,从右边一头撞上了我们的车。

下车一检查,我车子的右前挡泥板(fender)被对方车子的左前bumper撞凹,右前车门也没法打开了。对方的车子只是在bumper上有一些刮伤。这是我拿到驾照半年来第一次碰到车祸。当时简直不敢相信这种麻烦事自己也碰上了。对方车子上跳下来一个亚裔,看上去像个越南人。戴着墨镜,一副老江湖的模样。他看我当时脸色很难看,就满不在乎的对我说:not a big deal, take it easy, let’s call the police first, and let the insurance company to deal with it。我想想也对,就打了911。911接线员告诉我,parking lot上的车祸他们是不管的。她让我们交换保险信息,让保险公司来处理这件事。我看那个越南人掏出手机四处拍照,我也掏出手机,仔细拍下了受损部位。后来事态的发展表明,这时候我已经犯了两个错误:1,我没有找证人(independent witness);2,我只想着拍受损部位,而没有刻意去拍两辆车的位置。

回去以后,我们立刻跟对方保险公司(mercury)联系。对方给了我们一个case number。过了几天,他们给我们寄来了一份事故报告单,让我们去他们指定的修车铺估价。我填了单子,把手头的照片打印了,再附上一张用visio画的现场示意图给他们寄了过去。又去估了价,大概需要1300美元的修车费(就一个小小的挡泥板!)。当时我想着等我收到对方保险公司的支票就去把车子修了,这件事就这么过去了。谁知又过了两周,mercury的人跟我们联系了。他说根据他们的调查,事故的原因是我们没有yield他们顾客的车。所以他们不负责赔偿。他们认为我描述的事故经过不符合常理,因为It’s crazy to overtake from the right side in the aisle of a parking lot,因此他们认定那个越南人的陈述更合情理。我立刻向他们指出,那个越南人在撒谎。他就是这么个疯狂的司机。我给你们的信里面已经给出了证据证明确实是他撞了我。mercury的家伙很不耐烦地问我:How!How can you prove that? 我告诉他,从我提供给他们的事故现场照片来看,两辆车是平行于aisle的,如果是因为我左拐没有yield导致的事故,那么车子的方向不应该是平行于 aisle的方向。谁知mercury的人给出了个让我目瞪口呆的理由:你所提供的照片是事故之后的照片,而不是事故正在发生时的照片。你怎么证明照片里车子的位置就是事故发生时车子的位置?我气坏了,尽量心平气和的跟他说:Since you are so unreasonable, I will not argue with you any more. But I would like to know the judge’s opinion. 对方毫不示弱:Fine, go ahead. If you want to sue, it is fine to me!

<2>
看来事情不像我们一开始想像的那么简单。没办法,我只好先自己掏钱把车子给修了。我们刚到美国还不满一年,什么情况都不熟悉,一时还拿不定主意为了 1300 块钱值不值得去打一场官司。这时候,mercury给我们寄来一张账单,要我们支付他们顾客的修车费1500美金(就为bumper上的一点刮伤),还威胁说如果我们拒绝赔偿的话,将必须承担法律诉讼所引起的额外费用。我们当时很生气。既然躲不过,那么就打打这场官司吧。不管结果如何,好歹也是上一堂熟悉美国社会的课。

File了small claim之后,我做的第一件事是熟悉一下美国的法庭。我上网找了一些上庭的例子(汽车版上的精华区,文学城的法律版),又仔细看了一些电影上法庭辩论的镜头。(这里我要推荐一部电影”费城故事”。上面的法庭辩论十分精彩,也很真实。)很快我就摸着了一些门道:在感觉上法庭发言和做学术报告有些类似——二者都是要摆出别人可检验的事实和数据来说服听众。简而言之就是:每一个论点都要有证据的支持。好,那就专心搜集证据吧。

我做的第二件事是收集证据。我首先向法庭申请了一张传票,要求超市提供事故现场的录像(由于超市只保留一个月的录像,我们最终没能拿到现场录像。传票是一种法庭的命令。命令证人到场或者证据持有者提供所需文件。证据持有者提供的文件只能直接送到法庭,当事人是不能经手的。证人或者证据持有人可以要求当事人支付相关费用)。然后我带上相机到事故现场拍了几十张照片,连同事故现场照片以及google earth和微软maps.live.com上提供的现场鸟瞰图(bird’s eye view),一起洗出来仔细研究了一晚上。很快我就有了重要的发现。

1. 在其中一张事故现场照片上,可以看出对方车子停在red curb前面。而且在背景里头有一家商店T的招牌;
2. 在后来拍的T商店周围情况的照片中,我注意到对方车子的正前方是一段横出来的curb。也就是说,在当时的情况下,对方的车子必须左转才能避免撞上curb,这样就可以解释他为什么会撞上我;
3. 我们车子之后距离我们最近的那个垂直的aisle(对方声称我是从这个aisle里头左转开出来,没有yield他而造成的事故)是一个单行线,只许开进去,不许开出来。

这下我几乎完全放心了。我知道不管拿不拿得到现场录像,只要不出意外我都能赢这场官司。

第三件事,我用了一个我平时老用来画电路的免费软件,精心制作了一副现场示意图。后来证明,这张示意图的效果是如此之好,以至于在法庭上法官完全抛弃了对方画的示意图,而要求对方照着我画的示意图陈述经过。呵呵。

<3>
法庭每个月只有若干天处理small claim。开庭那天,法庭里坐满了人,全是来参加诉讼的。被告越南人带了两个女人一起来,其中还有白人。后来我知道其中一个是他的越南语翻译(越南人的英语其实很好,这家伙似乎是想装弱势博取同情),白女人是保险公司的代表。法庭要求当事双方在审理前互相交换证据。看过越南人打算提交的证据之后,我的第一感觉是高估了对手。这哥们只是把事故现场拍的照片用分辨率很低的打印机打出来,再加上一张寥寥数笔画的示意图(后来保险公司的代表承认该示意图是他们根据我提交给他们的示意图画的)。而我的证据里头除了一张精美示意图之外,还包括洗出来的现场照片,周围环境照片,以及鸟瞰图照片等等。事故发生的时候,这个越南人一副见多识广老油条的样子,而到了法庭上我越看越觉得这越南人傻头傻脑的,楞得厉害。我至今没有想通他为啥要打这场官司:赢了,帮保险公司省钱;输了,毁自己的信用。

法庭先是出来一个很逗的法警,向大家介绍今天的法官。他说该法官其实是一位律师,并非本法院的正式法官,正式法官都忙着处理刑事案件,没空审理small claims。但是这位法官是完全合格的法官,他之所以不愿意当全职法官,是因为他不想失去big bucks云云。他的讲话让法庭里的紧张气氛缓和了不少。接着是法庭的免费调解服务来做广告。他们说:上法庭判决的结果必然有50%的人unhappy。而他们的免费调解服务可以让100%的人happy。而且庭外和解的双方都不会影响credit。最终无法和解的,仍旧可以选择上庭。美国人似乎都很在乎 credit,当场超过一半的人愿意试试免费调解。法庭一下子空了很多。

过了一会儿,法官来了。这是个大概五十来岁的中年人,看上去像是墨西哥裔,小眼睛,胖脸,披着法官袍子,说话很快,表情特生动。也许是因为法官的位子比较高,只能让人仰视的缘故,该法官给人感觉很聪明睿智值得信赖。

一开始的几个案子被告人都没有出席。原告陈述完毕以后,法官只稍微问了几句就判决了。每个案子不超过5分钟。很快就轮到了我们的案子。前面几个案子大都只有一个被告在法官前陈述。到了我们的案子,一下子上去了五个人——被告方的越南人,他的越南语翻译和保险公司代表,以及原告方我和我女友(证人)。我们的场面比较大,下面的听众无不精神一振。

<4>
我把所有的证据装订成一本,编上号呈递上去。然后开始陈述事件经过。我的论证是这样的:

1. 对方车子bumper上的刮痕大部分分布在车子的侧面。这说明事故发生时,两辆车的角度是很小的。在一个狭窄的aisle里头,如果是因为我没有yield他而发生的碰撞,通常两辆车子应该成比较大的角度。
2. 从事故现场照片看,对方车子停在red curb之前。这可以有两种解释:a,对方司机违反交规;b,这是事故现场。合理的解释是b,这说明事故发生在商店T之前;
3. 从商店T的位置看,根据对方车子的位置和行驶方向,在他之前40英尺处是横出来的curb,他必须立即左转才能避免撞上curb;
4. 在双方车子之后,距离事故现场最近的横向aisle是一个只许进不许出的单行线;
5. 事故发生的时间是三天长周末的最后一天,是许多人为下周买菜的日子。下午两天是超市最热闹的时刻。事故发生的地点是附近最热闹的superstore之一。在这样一个时间这样一个地点,在一条狭窄的单向aisle里头逆向行驶不仅疯狂,而且几乎不可实现。

越南人的陈述是这样的。那天,他正在parking lot的aisle上开车,突然我从左边窜出来。他躲避不及撞上了我。法官拿着我画的示意图要求他说明事故发生的时候两辆车的位置,他回答说记不清了,只记得我的车子从旁边窜出来。

接着法官问了我女友几个问题作为辅助证据,最后问我还有什么要说的。我用上了从”费城故事”里头学来的陈述方式。我说:Finally I want to emphasize the following facts:

* Fact: In the photos of evidence 4, Mr. To’s car was parking in front of the red curb, on the yellow crosshatched pattern;
* Fact: There is a traversing curb about 40 feet away right in front of Mr. To’s car, Mr. To had to turn left immediately to avoid it;
* Fact: The nearest vertical aisle behind Mr. To’s car is a narrow one-way aisle, no driving out is allowed;
* Fact: WM Supermarket is one of the most crowded supermarkets nearby;
* Fact: The date of the accident is Sept.3rd, the Labor Day, the last day of a 3-day-long weekend. It is a very busy day for the WM Supermarket. The time of the accident is around 2pm, a very busy moment for the supermarket.
* Fact: The two car formed a very small angle when the accident happened.
* Fact: I have a clean driving history.

越南人没啥要说的,法官要了我损失的证据(修车发票),就开始宣判:鉴于原告提供的证据比较consistent,判决被告必须赔偿原告的修车费以及法庭审理费用60元。

回顾一下事情的整个经过,可以有如下经验教训:
1. 车祸发生以后第一要务是寻找对自己有利的独立证人;
2. 现场照片要包括尽可能多的信息:双方车子损伤情况,相对位置,刹车痕迹,周边环境,等等;
3. 除非你也想体验一下打官司的感觉,否则尽量让保险公司来处理事故。这样可以替你节省大量的时间和精力。美国人保险观念非常强,这是有原因的。我买保险的时候没有仔细阅读保险条款,上了insurance agent的当,以至于事故发生的时候我的车子没有coverage,结果对方保险公司以为有便宜可占,欺负上门。前不久还看见网上有人无医疗保险拔鱼刺收到上万元的账单。没有保险真是后患无穷;
4. 美国的法庭十分强调证据。美国生活要养成随时保留证据的习惯。比如说,各种购物发票、收据等,拿到后不可随手扔掉,尽量保留几个月,说不定什么时候就能用上;
5. 万一真要上庭,还得善于利用法律手段获取证据。现场监控录像,对方手机通话记录,对方的驾驶记录,等等,只要有法庭传票你都可以用作证据。法庭传票在某种意义上让你可以使用国家政权的强制力去获取你所需要的证据。以我的这个官司为例。最初我是以私人的身份去找那家超市要监控录像的。本来他们只需告诉我他们的录像只保留一个月,无法提供,那就啥事没有了。但他们的经理是个亚裔中年妇女,态度非常恶劣,一副不愿意管闲事的姿态,很不耐烦地告诉我:只有超市内部才是归我们管的,出了超市的大门,你只能去找警察。没办法,只好给他们发传票。这下他们就不能不管了。即使真的无法提供,他们也必须填表,向法庭提供合理的原因解释他们为什么无法提供相关证据,并且同时必须通知原告被告。——本来”要监控录像”这件事,是我和超市之间的事情。发了传票之后,这件事成了法庭和超市之间的事情了。对方超市可以不理我的要求,但他们却不敢不理法庭的要求,否则即为藐视法庭,将会受到处罚。

 

芝加哥车祸

看到楼主的帖子,回忆起我去年的一个案子,和大家share一下,是个教训吧。

去年大概十月左右,在芝加哥郊区,一个没红绿等小十字路口(两方向都是单车道),晚上8点多,天已经黑了。我开车直行,我的方向有Stop sign,交叉方向没有。我停下来看到没有车(因为旁边有楼挡视线,view不太好),就起步通过十字路口。刚过路口,开了大概2,3米的距离,突然一辆Van从我右侧过来撞上我的副驾车门,我自然也刹车停下。
车上下来一个女孩,后来交换信息,发现她20岁,是白人就住在旁边,我也是刚出家门。她开始要求我把车挪开,(背景,我那时刚到美国5个月,从来没遇上accident,完全没经验,英文当然也不好),我就很听话,把车挪到一边(教训之一,不能动车)。
然后她就狂打电话,我站在一边,完全不知怎么办,其实在国内也开了几年车,可能因为人生地不熟,人就有些懵。过了一会,警察来了,她爸爸叫的(事故发生时,就她一个人,后来来个人和她说了一会,就走了)。警察问了问情况,当然她先说,说我的路口有stop sign,然后她的车开过来,看到我要刹车,因为是急刹,所以车子打滑(天气非常良好,路面一点也不湿滑),转到右边撞上我,坚持说她是直行,尽管实际上是她路口右转撞了我的车。我觉得很冤,我说了停了看没车,已经完全通过十字路口,她右转过来撞上我,怎么是我的错。然后警察给我两张ticket,竟然还有一张超速,另一张是没有yield。然后警察开始和小女孩搭讪聊家常,原来是街坊邻居,看着她从小长大的。
我没话说,英文本来也不是很利落。警察给开了个单子,说必须要上庭,如果那个女孩不来,就自动dismissed。他看我一副不理解的,很冤枉的样子,说她不大会showup,你就给她修个车就好了。

我很郁闷地和保险公司联系(state farm),态度很不好,听说我有stop sign,就完全不再听任何解释,说是我的错。和当地的同事一说,也说我没啥希望,因为有stop sign,当我说怀疑警察和当事人的关系,同事(当地白人)表情很不以为然,说那有什么关系。

郁闷上庭吧,还有美国同事说你得请个律师,要不如何如何。想了半天,硬着头皮自己去了。第一次去美国的法庭很新鲜,好像案子都处理的很快,都没看明白,就走了一半了,到我了,那个女孩果然没show up,我准备了一肚子的话,一句都没用上,法官说一句话,很轻声(是女法官),只听到dismissed 这个词,我还站在法官面前,等着问问题,一个警察大叔好心跟我说you r done,下去吧。

然后就结束了。保险公司负责修我的车和那个女孩的车。我付500块deductable,因为是我的错,要不应该对方付。她的保险也是stare farm。直到今天,我还是觉得女孩说谎,她本意右转,开的太快,看到我来不及刹车,就撞上了。但也无从追究。

总结一下,主要因为刚来美国,没啥confidence。
1.遇上事情不要慌
2.不要动车,先拍照片
3.不要假定米国人正直(这是我的幼稚),要理直气壮,当然也要保持有礼。

 

在美国出车祸后应该怎么办?

前两天又看到了一个村民抱怨车祸后保险公司赖帐的事情。 在美国开车不出车祸,那简直是天方夜谭。 问题是在车祸后如何正确处理。 这方面既无资料可查,也没人会教你该怎么办。 头脑一不冷静就会白白丧失自己的合法权益。 这几年来在村里看到了好几个村民抱怨车祸后得不到合理的赔偿。 美国是一个法治国家,各项法律十分健全,但这并不是说法律会主动为你服务上门。 很多东西还是要靠自己去争。 你要是一开始就放弃了努力或者根本不知道如何捍卫自己的合法权益,那么你吃亏了就不要怪别人。

说了这些你也可能不明白。 那我就以我自己的例子来个现身说法吧。 最近我也惨遭一起车祸。

35日那天早晨,开车上班的路上,我在一个路口遇到红灯,我停车等待。 突然我的车后部轰然一声巨响,我几乎从座椅上震的弹出来。 我脑袋顿时一片漆黑。 巨响过后,过了片刻,我知道车挨撞了。 我赶紧摸一摸脑瓜子有没有出血,胳膊腿还能不能动弹还好,都还在,还能动,于是俺赶紧下车。 我操,后面那辆车把俺的车后门撞凹进去一大块,后车灯也撞烂了,碎片撒了一地,惨不忍睹。 一见此情景俺大怒,不过俺还是掩盖住愤怒,和颜悦色地和对方司机打招呼,并问对方:“你有保险吗”? 对方回答:“有”。 听这句话俺放心了。 对方是个高中生,他赶忙解释说,他以为红灯转绿了,于是一踩油门就撞到我车后上去了。 我安慰他说:“没关系,这是保险公司的事情了,把你的驾照和保险拿给我就可以了”。

对方一边回到车里拿驾照保险一边掏出手机跟他老爸打电话。 我也没有闲着,赶忙掏出手机给事故现场照相。 我从各个角度拍照片,近的,远的,特写的,左边的,右边的,上边的,下边的,一口气拍了二十几张照片,特别把现场的位置包括街道的红绿灯照了个一清二楚,而且我也对肇事车辆的拍照以及车身进行了拍照。

对方和他老爸的电话打完,走下车来,把保险卡和驾照给我,并问我:“后面一大堆车辆被挡住了,咱们是不是应该把车都开到旁边的小路上以免妨碍交通?” 我一听就知道这是他老爸出的馊主意,狡猾狡猾滴,不行! 俺立即拒绝:“不可以,这是事故现场,这么大的事故应该请警察勘察一下才行”。 我当场开始打911。 接通911后,对方问了一下事故的具体位置,并询问有没有受伤,是否需要救护车等,然后告诉我在原地等待警察到来。

在等警察的这段时间里,我对其驾照和保险卡进行了拍照,并掏笔写下上面的信息,以防万一手机出问题丢失信息。 很快对方的老爸也开车来了,很客气,也很坦率,承认责任在自己儿子一方。 既然如此,我也就和那人套着近乎。 对方再次问我:要不要把车挪开以便后面车辆通过。 我拒绝了。 大概等了二十几分钟,警察还没有到来,他便说:“反正你也拿到我们的保险了,我们双方对事故也不存在异议,我看就不必等警察了”。 我说:“最好还是等警察到来,我看我应该跟警察局再打个电话催他们快点过来”。 我刚掏出手机警察就到了。 警察看了看现场,二话没说跟我们双方要驾照和保险卡,我们都递给了警察。 警察问我事故的缘由,我一五一十地告诉了警察。 然后警察给了我一个case number就对我说:“这是你的case number,这是警察局的电话号码,你若有问题可以查询”。 然后警察对我说:“你可以走了。”

一听警察叫我走,对方赶紧问:“那我们也可以走吗? 小孩子还要去上学呢”。 警察说:你不可以走,先在车里呆着。 我上车后从后视镜里面看到那个警察正在写什么,估计是在开罚单。 我吃了颗定心丸。

到了办公室后我立即给警察局打电话问那个case,他们说电脑里还没有信息。 等了两个多小时后我再打去,他们说已经有了。 我关心的只有一件事:警察有没有给对方一个ticket。 警察局对我说,对方是吃了一个ticket。 这一下我彻底放心了,于是就开始给对方保险公司打电话索赔(file a claim)。 我不但向对方提供了基本信息,还提供了警察局的case number,并提醒对方去警察局核实,还主动offer我拍的照片。 保险公司给了我一个索赔claim号码,并告诉我很快会给我结果的。

第二天保险公司就打电话给我,说他们调查核实了情况,准备理赔,叫我把车开到他们指定的一个地点进行评估。 我随后的那个星期去巴尔的摩出差,出差结束回家后就把车子开去做评估,他们认为可以修,于是就约定了时间让我把车送进去了,然后他们出钱给我租了一辆车开回家。 现在还在开他们的车上下班,估计明后天就可以把车子修好了。

这前前后后,我没有和任何人发生争执,也不用打官司。 为什么呢? 那不是因为对方不想赖帐,而是因为我做的一系列事情让对方以及对方的保险公司无法赖帐。 从这个过程可以看到,在美国出车祸后一定要注意以下事项:

1. 不要惊慌失措,不要大喊大叫大哭大闹,那是没有用的,要拿证据,证据,证据! 一定要在第一时间把证据搞到手。 这就是多多拍照片。 如果有目击证人那更好。 有的肇事者会开溜,你拍了照片,就容易抓到对方了。 有证据在手,才好打官司。 即便自己是错误的一方,也要拿到证据,以防对方血盆大口,把什么都赖到你的头上。

2. 立即让对方交出保险卡和驾照。 这是必须的。 一定要看仔细,确认对方的保险卡和驾照是否有效。

3. 任何损失可能超过100美元的交通事故,一定要打电话叫警察到场处理。

4. 保护现场,千万不要在警察来到之前挪动任何一方的车辆。 肇事者往往希望你把车子挪开,这样一来他就可以赖帐了。 他们也希望把自己的车辆挪开,你必须制止他们这样做。 即使你对现场拍了照片也要让警察亲眼看过以后才挪动车辆。

5. 千万不要一看对方认账了,交给你保险卡了,满脸的可怜相就心软,在警察到来之前让对方走了。 你必须懂得,对方的保险卡可能是无效的,而警察的电脑是可以查出来对方使用了无效的保险卡 如果真是这样,这时警察光凭这个就会立即给对方一个ticket, 这对你有利。

6. 一定要跟警察说清楚当时的真相,不要假设警察会调查真相的。你说出真相的目的就是要让警察给对方一个ticket。 一旦对方吃了ticket,你就赢了。 要知道有的警察是会和稀泥的。 还有的警察一看对方是个金发女郎或者老太太就心软而手下留情。 如果警察不给对方开ticket,对方的保险公司就有可能会无中生有地说你也负有30%的责任,让你自己承担30%的费用。

7. 谈判理赔时千万不要害羞,一定要据理力争。 例如如果车子total了,那如何判估价值,这方面老美都很精通,问问老美就行了。例如,一般老美会教你去N.A.D.A and Kelly’s Blue Book (www.kbb.com)查车子的价值。

8. 一定要让对方付出全部的开销。 例如,和事故有关的拖车费,医药费,等等。

另外,从这一事故来看,我的车子并非日本、韩国造的朔料车,而是傻大笨粗的美国车,就那还被撞了一个大窝窝。 而对方的车子连块皮都没有被擦伤,丝毫无损。 为什么呢? 那是因为对方的车子更大,是1986年的Chevy Blazer truck,保养的很好。 他们告诉我,车子的引擎刚刚换新,马力很足,因此一撞就很厉害。 看来要安全还是要开大车才行。 不能为了省那么一点汽油钱而开那种芝麻小车。 是命要紧还是钱要紧,你自己掂量着吧。

 

车祸后的立行tips

一. 车祸后在可以正常活动的前提下

1. 拍照–把车停在一边后(是否要移动车最好打电话问清警察后再行动,但是一定要先拍照)  如果是对方肇事的话先把对方的车牌照下来或记下来

如果是自己肇事的话就把对方车辆的损坏部位拍下来,report给警察的证据避免后面的麻烦

2.报警–说明事故原因和地点,伤亡程度(严重的话,他们可以带救护车一起来)这些他们也都会问。

3.双方交换电话号码和保险公司的policy number

4.警察来后向警察说明事故原因,一定要如实回答,如果身体有受伤也需要上报。不管伤多轻 身体是自己的 ,事发后无论任何原因 可要求去医院体检。做report的时候一定要说,不然保险公司赔完了后,车祸后遗症的话就没人理你了。(以上情况建立在肇事方是对方,如果是自己撞得别人,自己就管自己了)

5.如果不是你的原因永远不要去说sorry。

6.如果事发原因和当时的路况有关的话也照下来,这可以成为为自己辩解的一个证据,可以要求政府承担一部分费用。

( 以上出现的情况会在下面的案例里详细说明)

二 . 在车祸后无法正常活动的情况下

 

 

 

Just wait。。。.

 

 

 

 

 

在美国会有好心人替你报警的。

如果撞得你无法正常活动了,对方应该也差不多,车祸到了那个程度的话就不用去担心别人在哪了,老老实实呆着别动等救护车。当然车祸到这种情况的大多也就是highway 了。

三. 在离开现场后

如果是对方肇事

1. 先与对方保险公司取得联系 说明事故原因 车辆损坏部位 个人受伤情况 提供个人信息 与警方report的信息等等

2. 等待保险公司与对方车主核实信息后拿到 Claim number

3. 选择维修地点反馈给对方保险公司

4. 拿cliam number 去维修方商议详情与租车事宜

如果是已方肇事

5. 如果对方问题不是特别严重的话 可以选择脱离保险公司自己承担对方维修费用,这样可以免去保险公司的record 保险费也不用涨啦。恩,这样做是合法的。

6.如果比较严重的话,联系自己的保险公司repeat the step 1-4.

如果有人员伤亡的话请联系律师取得更全面的支持。

接下来是自己和朋友的案例供大家参考。

 

案例一

肇事方:对方

已方车辆损坏程度★☆☆☆☆

对方车辆损坏程度★★☆☆☆

案件复杂指数       ★☆☆☆☆

这是我自己在上周发生的一起车祸,在我要从Prospect左拐时(那条街没有转向道),肇事方追尾撞上了我的左侧保险杠。当时车晃了一下,没那么厉害,心想保险杠完了。接着左拐后,肇事方跟着我停到了一边,马上下车先把他车牌给拍了下来(第一件事就是下车拍对方车牌),叫他下来,大家都没什么事,然后连忙跑到后面去检查车况。开的是朋友的奥迪,保险杠除了有一道些对方车上的漆之外没有任何dent 或者划痕,(shit,还是德国车和美国车抗撞,现在保险杠用的大抵都是可吸能塑胶,能在承受第一的程度上的撞击后自行还原,当然撞得厉害还是得碎,心存感激的赞美了德国车一番 )。

另外一边发现撞我的人是我一高中同学, 他问我要不要叫警察,我一看说啥事没有就不用了,然后去看他车infiniti 车前盖撞成拱形。大家都认识一看没什么事我就让他走了,后来回家还是不放心,再检查一遍后发现排气管给撞得有点歪,当时太黑也没太注意。 我后来先报了警,做了report,然后到facebook找他要电话号码说明一切,还好这个白人也比较nice,也很合作。(其实事发后应该就要先报警然后拿对方的电话和保险policy number 这样在等警察的同时 也有充分的时间检查车,后来我也不用弄得这么麻烦)

要到他的insurance company电话和policy number 后打电话告诉了他们保险公司当时的情况,和车辆损坏的部位。在他们与车主核实信息后保险公司会给一个Claim Number,这个很重要,去修车租车都靠它,他们会直接找对方保险公司收费。

然后保险公司会给几个指定的修车厂,网上查查review选个不错的就可以。在车辆修理过程中,就去租辆车用,但是保险公司只承担weekday部分。

 

案例二

肇事方:对方

已方车辆损坏程度☆☆☆☆☆

对方车辆损坏程度★☆☆☆☆

案件复杂指数       ☆☆☆☆☆

朋友在去机场送人的路上被别人追尾,因为撞得不是很重 下车后检查 除了别人蹭了点漆到他车上之外就没啥事(当然也因为是一辆福特美国车)因为赶着去机场 也没叫警察和找人家要联系方式什么的,车牌也没照。本来朋友以为这件事就这么过去了,殊不知第二天 车里的电路系统坏了。除了能开车灯之外,仪表盘和车内灯不亮了,转针也不动了(当然也因为是一辆美国车)。我朋友给悔的,然后自己掏了七百刀给修好了。在这种情况只能认自己倒霉了。

但是朋友们如果赶时间的话先要到人家的联系方式和保险号,处理完自己的事情后再来回头来处理车子也不迟。

 

案例三

肇事方:对方

已方车辆损坏程度★★★☆☆

对方车辆损坏程度★★☆☆☆

案件复杂指数       ★★★☆☆

一朋友当时行驶在gregory上,当时有在修路所以又一些大型的机械在路边,正准备过一个intersection,被机器挡去了stop sign。 朋友一看没有stop sign 也没多想就直接过去了,当时一辆横行的pick up truck也在过 这个路口,又恰好被机器给挡住了,结果可想而知,在路口中心truck 拦腰直接撞上了朋友的suv。 朋友正下车的时候,这时路过的正好一老黑看见此情形,大声叫道“ HEY!That is her problem , i saw it!.”啊 shit 啊,又没有人要跑嘛,朋友倒是被老黑这浑厚的叫声吓了一跳。

人都没什么问题,看了车况了,suv的侧面全给凹进去了,truck除了保险杠垮掉后没啥大事,两边都开始打电话报警。警察不一会就来了,紧跟这的还有一辆救护车,我朋友就纳闷了,人都没什么事,她也没叫救护车啊。这时高潮来了,前一秒那truck车主还走来走去检查车,一看救护车来了,马上一屁股给坐地上,作痴呆状。这一坐把朋友给看蒙了,吗责法克啊 在美国还能碰上这档子事 啊。接着跟警察做笔录,护士在那问这问那,那truck车主说突然感觉很dizzy 要去做全身检查。啊shit,这把朋友给气的。

从医院回来后,朋友连忙赶往事发地点去拍照取证,因为毕竟是人家机器停放的位置导致的车祸,朋友一看又傻了,不知什么时候在那硕大的机器前面又摆上了一个新的stop sign。啊shit啊,这美帝不是故意欺负人嘛,国人到这就就变成弱势群体,后来朋友给我说起,说来也只怪当初没留个心眼,拍个视频什么的,这样理由充分政府也要承担一部分责任。后来朋友的保险公司要承担对方在医院和修车的费用,还有自己的修车费用,后来朋友的保险每月也涨了

后记:美国现在有接近占总人口10%的失业率,又创新高,拿社会保障金过日子的人在20%左右。而这些人大多都没有医疗保险看不起病,碰到这种情况也难免让人家钻了空子 占便宜。出车祸后还是得自己多留几个心眼。是我们的错自然要去负责,如果有外界因素的话,全部得自己承担未免也太冤了些。在美国不像在国内,有冤咱可以申啊,这是我们的自由和维护自己的权力。下面将介绍的这一个案例就涉及了人身伤害,以及如何用法律的手段来挽回我们损失。

 

案例四

肇事方:对方

已方车辆损坏程度★★★☆☆

对方车辆损坏程度★★★☆☆

案件复杂指数       ★★★★☆

 

这是两年前发生在我姨妈身上的一起车祸,她从小区开出来stop sign 前停着准备开入主干道,当时车比较多在拐入主干道后被后面一辆车追尾。她开的是一辆honda,整个后面给撞变形了,后备箱也给撞开了。

通常情况下,如果是正面追尾的话,车座椅会因为惯性撞击人的颈椎部位,而大家都知道颈部有很多人的中枢神经,颈部非常脆弱,撞击严重的话可因此致命。姨妈颈椎一直就不是怎么好,当时她被这么撞了一下后,就感觉异常不适,在过了例行的车祸手续过后提出了择日去医院检查的要求。回去后,姨妈隔天就有头痛的反应,然后直接去了医院检查。当时姨妈以为就扎扎针灸按摩按摩的问题,结果检查结果一出来发现颈椎错位已经压迫到神经了,已经到了手术范围。在美国如果牵扯到外科手术的话就不是一笔小数目了,主要是身体因为车祸后身体已经受到终身的伤害,并且影响以后的生活。在朋友的建议下,姨妈决定找律师与肇事方打官司寻求索赔。

(在美国有这种律师专门就是为争取当事人的合法利益要索赔的,一般索赔的金额都不会小,所以律师的费用在此类案件中也是另外算的。一般律师都是按工作小时收费,通常每小时是在$250左右,一场官司打下来怎么也要几千刀。这种case赢了小则几万十几万,多则几百上千万,而此类案件中,律师是按他为你所赢得的索赔金额收取总金额30%的费用,。这是为什么律师在美国通常不被人喜欢。)

然后姨妈就找了这么一个律师,当时律师以为是故意找人讹钱,后来一看医院的证明觉得这官司赢的几率挺大就给接了下来。后来官司当然是打赢了,除了支付医疗费用之外,肇事方还赔偿了术后恢复期间的收入,以及对终身影响的理赔,如果因这次车祸留下后遗症的话,今后的医疗费用也由对方承担。

官司是打赢了,手术后的姨妈还是常常觉得手脚麻木,而现在姨妈她又要进行第二次颈部手术。

像这种天灾人祸大家都是不愿意遇到的,这种情况只能提前赞赞人品  积多一点karma point 希望避免这类事情发生在自己身上。

所以车祸后身体有问题一定要report,时间不允许的话可以改天再检查,自己的身体还是最重要的。

我在美国开车十天 连撞三次的经历

来自星星生活
我小时候养过一只蟋蟀,个头虽小,却顽强好斗,曾经一个下午连胜三场。我的小艾斯考特也颇得此风:十天里连撞三次,过后尽管遍体鳞伤,却照样上高速。而同它相撞的三辆车中,有两辆当场不能再开,被送进了修车房。
我是还未毕业先工作的。在弗吉尼亚的一家小公司上了半个月的班,我独自开车回田纳西的学校办事。离开弗吉尼亚的莱斯顿时,天气还是暖洋洋的。上了81号州际公路往南开,意外地看见路两边的坡地上盖着薄薄的白雪。
想到自己没带冬衣,不免有些担心。继续高速行驶了一段路之后,遇到了塞车。这说明前面出交通事故了。我夹在一眼望不到头的车流里,时开时停。在我前面的车又一次停住后,我也跟着踩下刹车。但这一次不管用了:我的车继续向前滑,而且慢慢向左打转。就听轻轻的“咚”一声,我的车头碰到了左侧的水泥护栏。
尽管我依旧紧紧地踩着刹车,车子却由于反作用力而向右打转,且整整转了180度,不仅跟后面的车对上了面,还听见又一声“咚”:车头碰上了车头。由于我的车在转,也不知道是我撞了后面的车,还是后面的车刹不住,撞上了我。这一来我的车倒是停住了。可跟我相撞的那辆车却绕过我继续往前开,车主还用手往前方指一指。
我侧头顺着他指的方向看,原来是路边上停着两部警车。我费劲地把车掉回头,重新加入缓慢移动的车流。这时我看见跟我撞车的车主正站在路边和一个警察说话,他的车停在警车后面。待我慢慢驶近,他却钻进车子开走了。留下的警察则对我连做手势。我依照他的手势把车停在警车后面,下了车。警察问我是不是撞车了,我说是的,就跟刚才和你说话的那人。警察便让我等着,然后钻进警车。我看见警车里还坐着人,警察显然是在做笔录。
警车前面还有汽车停着,可能是先前肇事的车。我当时想,警察肯定是把我当成肇事的一方,所以把我留下,而放走了被撞的一方。我因为没买保险,也不知要赔多少,于是感到很沮丧。我绕着车细看了几圈,结果连撞点都找不到,便安慰自己:对方的车也不会有大碍,要赔也赔不了多少。
天很快就黑了,也一下子冷了起来。我没穿冬衣,耐不住冷,便钻进自己的车,发动了车取暖。暖和了一会儿,心疼起白白烧掉的汽油,就熄掉发动机,借余热干坐了一会儿。重又感到冷了,就走出车,跑几步,又跳一跳。看看警车里的事还没办完。补充一句,警车的发动机是一直开着的,里面自然十分暖和。此时原先堵塞的公路已经畅通。
我正搓着手、跺着脚,突然发现有一辆车以超乎寻常的速度朝我站着的地方冲过来。我当时面向公路,被吓得纵身跃起,冲过两车道的高速公路,犹如神助般地到了水泥护栏的那一边。就听身后一阵巨响,转过身看时,那辆冲我开来的车已撞在我的车的尾部,我的车又撞到警车的尾部,警车的行李箱盖被撞掀开来。好险哪,刚才如果我按常规逃离公路,很可能还没转过身就被撞成肉饼。
撞我车的是一辆红色的小型车,开车的女孩看上去还不满二十岁。此时正手握方向盘嚎啕大哭。两个警察从各自的车里冲出来,来到红车旁。他们立刻熄了红车的发动机,把女孩扶出车,并带她进了另一辆警车。女孩的状况很可怜,我也不好抱怨她插在了我的前面。
好容易等到先前问我话的警察结束笔录,让我进了他的警车。警察先察看了我的驾驶执照,我的驾照还是田纳西州的。然后又跟我要保险卡。我告之没有,并解释我的车登记注册的田纳西州不强制买保险。警察不相信,通过车载讲机向警局询问。一会儿功夫,讲机里传来答复,证实了我的说法。
谈话继续进行。我向警察陈述了第一次旋转撞车的经过。等我说完,警察回答说,那次事故是因为公路上结冰的缘故,非人力所能控制,所以没有人应该为此负责,保险公司也不会理赔,他只不过是做个笔录而已。我听了先是松一口气:我不用自己掏腰包赔钱了。旋即又想到既然你已经知道没有谁该负责,为什么让对方事主早早离去,单把我留了这么长时间,以至于我的车被撞坏,人甚至差点被撞死?
这时候,另一个警察敲开了警车门,跟我这车里的警察嘀咕了几句。我听到的大意是女孩的车不能开了,他现在开车送女孩回家。那个警察开着停在前面的那辆警车走了。我做好陈述第二次事故的准备,可那警察只管埋头写着什么,一会儿写完后先递给我一张纸条,解释说那是女孩的车保险公司的电话,我回去后可以马上打电话索赔。
警察说完这话,都不用我做陈述,就让我签字。我一听这一回没有白撞,赶紧签字。完了后,警察问我的车还能不能开,我因为已经检查过,便告之还能开。警察又说,天晚了,你要不要找家旅馆住下?我不知道他这是出于例行公事还是为他的老乡或亲戚拉生意,便婉言谢绝。
我在田纳西办完事,回到弗吉尼亚州的第一件事是给保险公司打电话。打完电话就把车开到保险公司指定的修车厂做维修估价。估价的修理费是一千八百多块:我可以选择就在这家修理厂修理,由保险公司全额支付;或者不加修理,让保险公司给我一张一千八百多块钱的支票。我选择了后者。我的车当初买来才两千,这一来几乎等于白送我一辆艾斯考特。为此我似乎应该谢谢那位警察,若不是他把我留下来挨冻,我还捡不到这个便宜。我当然不会去谢他,而应当归功于菩萨保佑。
一年半以后,我母亲赴美探亲才告诉我,自我离家赴美以后,她觉得山高水远,一点忙也帮不上我,只能在家里供上观音菩萨,求菩萨帮我消灾送财。果然灵验:那一晚菩萨不但助我神奇一跃,保住性命,还借保险公司之手给我送来支票。我是个无神论者,耶稣基督恨不得诅咒我这类无信仰的人早早下地狱。只有观音娘娘会看在我母亲的面上,施法力不惜远渡重洋──到底是菩萨心肠。
回到莱斯顿后的第二件事就是换了弗吉尼亚州的驾照,并把车注册在弗吉尼亚州。注册的办事员问我有无保险,我回答说没有。她告诉我从迁入弗吉尼亚州算起,我有一个月的期限把保险办好。接下来因忙于工作,没有把买保险一事马上搞定。无论如何也想不到几天之后,发生了十天内的第三次撞车,而且是最严重的一次。
这一次撞车似乎是我自找的。我开车经过一个大公共停车场,到弗吉尼亚后才看到这种让上班族开自己的小汽车来这里停下,换乘公共汽车去地铁站的中枢站。我一时好奇,便打算进去看一看。进停车场的口子有一个红绿灯。我就在转弯的车道上等对面直行的车跑空。不过所谓直行的车道实际上是一条弯道。当绿灯变黄时,对面驶来的车停了下来,交通灯也正好变成红灯。
我于是松了刹车,踩油门左拐。就在这时,对面弯道上高速驶来一辆车,明显是想抢红灯。由于处于弯道,他可能误以为我的车在他的车道上,便紧急刹车。但由于刹得太急,以致失控,车子打滑,斜着冲到我的车道,撞在我车的右侧,随后滑到我这一侧右边的直行道上。幸亏那条车道上当时没有车,否则要连环撞了。
一个二十五、六岁的青年从车里出来,我也走出车去准备交涉。我当时有点懵,突然意识到我还没买保险,而且以为已经过了三十天的期限,所以一开口就对他说,可不可以不叫警察,由我来赔他的修车费。对方显然动了心,于是我们决定各自把车开进停车场再继续谈。
我先开了进去,由此失去了最为关键的事故现场。我把车在停车场里停好,此时我对这个停车场已不再有一丝一毫的好奇心了,代之的是十二分的懊丧,不由得狠狠捶了艾斯考特一拳。

对方事主开着他那辆车磨磨蹭蹭地也进了停车场。他那车的右前轮罩掉下来挂在了轮胎上,还没开到停车位就再也开不动了,只好把车留在进停车场的路边。他走过来对我说他要给他的父母打电话。那时候没有手机,他走到候车亭旁的投币电话机去打电话。这时候妻子提醒我说,我们到弗吉尼亚还不足一个月,我这时才醒过来:我还有一个礼拜的宽限期,当下心气就壮了点。
对方的电话打了很长时间,我们可以看见他在电话里不停地交谈。他最后终于挂上电话,回来跟我说,他的车是租开的新车,他父母亲认为还是让警察处理比较好。我就说那就叫警察吧。他又去打911。
不一会工夫,一辆灰色的汽车开进了停车场,车里出来一个穿便服的男子──是个便衣警察。警察先跟对方谈话做笔录,而后打电话叫来一辆拖车把对方的车拖走了。接下来警察又跟我谈话做笔录,完了后给我开了两张传票:一张是撞车事故,另一张是没买保险。
几天以后,我收到了警察写的事故报告。报告完全采纳了对方的说辞,说我拐弯时被直行的车撞到,还附上一幅撞车示意图:两部车成T字形相撞。报告只字不提对方闯红灯、刹车失控的事。基于这样的报告,我的官司必输无疑。我开始冥思苦想,如何用我的证据去推翻警察的报告。我想起对方的车是坏在右前轮,是轮罩挂在轮胎上以致不能开的。按照警察画的图,对方的车应该坏在前保险杠。这是我能打开的一个缺口。
当然,我不能光凭记忆,必须掌握证据。我给对方事主打电话,告诉他作为可能的赔偿方,我有权力知道他的车是在哪儿维修的以及所有的维修细节。他在电话里告诉我,他的车在他的一个朋友工作的修车库修理,并告诉了我修车库的地址。
某天下午,我去了那家修车库,找到了他的朋友。他的朋友承认车是在他这里修的,但拒绝告诉我车是否还在这里。我退出来,绕着修车库转了大半圈,找到了那辆车。果然,右边的轮罩连同上面的一小部分车体钢板被换掉了,换掉部分的颜色与原来的并不完全匹配。
我回去对他的那位朋友说:请转告你的朋友,他对警察撒了谎。明明是右侧撞了我的车,他却说成是保险杠。说完我就离开了。回家后我有些后悔,觉得不应该对他的朋友说那几句话,使他有时间编造托词。我预计两桩案子会一输一赢:撞车的会输,在没有证人的情况下要推翻警察的报告,首先我对自己的英语就没有多少信心;而保险的案子会赢,处理前一次撞车的警察已经打电话到田纳西证实过了,法官应该比警察更有智慧吧?
交通法庭因为案子多,一个一个连着往下审。每个案子没有确定的开审时间。叫到你的名字就开庭,你不应声就作缺席审理。开庭那天,我早早来到法院,妻子也抱着女儿在走廊里等。我转了一圈没见对方事主,便坐到法庭的旁听席里静候。
那个白人法官很胖,一张脸方方正正,似乎在宣示普天之下唯我方正。他坐在法官席上,庞大的身躯纹丝不动,颇有一副立场坚定,雷撼不动的气魄。快轮到我的案子的时候,那天处理事故的警察也来了,可就是不见对方当事人。终于叫到我的名字了,我应声走进法庭,对方事主仍旧未到。
这时,一个自称是代表对方保险公司的男子在后排高声说,他的当事人正在路上,要法庭再等一等。警察也请法官延后审讯。这位法官居然同意了。这一等等了一个多小时。第二次叫到我名字时,对方还没到。同样的过程重演一次。再等。一直等到上午的案子全结束,才最后不得不审我的案子。可是,对方事主依然不见踪影。保险公司代表要求改日再审,但这次法官没有同意,当场宣布案子在两造缺一、无法推定事故责任者的情形下结案。
现实地看,这应该是对我最有利的结局。在没有证人的情况下,要把在警察报告中转弯时被直行的车撞到的调查结果转换成对方闯红灯,谈何容易。而法官两次违例延迟审案,也透露出不甘心缺席结案的意图。我后来猜想,我向对方事主朋友说的一席话,对他没来出庭可能起到某种作用。在得知我握有他修车的证据后,出庭毕竟存有一丝他的说辞被推翻的可能性。对他来说,与其冒被证明闯红灯受罚的风险,哪怕只是一点点风险,倒不如不出庭,维持警察的报告,这样他一点风险都不用担。
接下来再审我没买保险的案子。我向法官陈述了田纳西州不强制买车保险以及弗吉尼亚州有三十天宽限期的理由,但是法官仍旧判我违法,并据此吊销了我的驾照。我争辩说,弗吉尼亚警察曾打电话到田纳西去证实过我的说法,希望他也能通过某种渠道证实一下。大概是我的建议惹恼了他,法官不屑地迸出一句:“这是美国!”然后不再言语。我一直猜想他的下文是想说什么?是说美国人人都有保险,还是在美国就得买保险,还或者是美国让所有的人都享受到保险?
尾声
翌年夏天里一个酷热的傍晚,我开着艾斯考特经环城高速公路下班回家。当驶近我通常的出口时,艾斯考特突然熄了火,停在路中央。车后面随之停了长长一排车。几个人停车下来帮我把车推到路边。很快一个巡警开车过来问我要不要打电话叫拖车。我打量着艾斯考特:两次撞车使车体残破不堪:后保险杠下垂,一个后轮罩全然掀开,车体一侧被撞出一大片凹痕……
我深知如果艾斯考特进了修车房,即使花一千八百块也不可能让它重新上路,更不要说把车体也整修一遍。我摇摇头,采纳了巡警的另一个建议:把车无偿送给了一家拆车商。艾斯考特将被拆成零碎,把还可以用的零件贱卖。
于是,那一天傍晚环城高速上停下的一长排车成了向我的艾斯考特告别的一个仪式。

美国车祸索赔的游戏规则

凌晨2:00左右,来美国不足五个月的catlike和他的妻子正行驶在路上,结果在转弯的时候,尽管车开得非常慢,但路边一辆原来静止的吉普车突然加速后退,一下子它的尾部撞到catlike的车的左前方,撞瘪了一大块,左边的小头灯也碎了。然后这吉普车就加速跑了,cat..

   凌晨2:00左右,来美国不足五个月的catlike和他的妻子正行驶在路上,结果在转弯的时候,尽管车开得非常慢,但路边一辆原来静止的吉普车突然加速后退,一下子它的尾部撞到catlike的车的左前方,撞瘪了一大块,左边的小头灯也碎了。然后这吉普车就加速跑了,catlike当时马上就把对方的车牌号记下来了。因为他知道,撞车逃逸的人,是要负车祸的全部责任,并会受到严厉处罚的。  这时候一个美国人出现了。他是整个过程的目击者。他很有经验,立即让catlike夫妇回到车里驾驶位置上去,系回安全带,然后靠着别动。同时他用手机打911报警,并说catlike和妻子情况严重,叫救护车过来。他一再提醒catlike夫妇,等救护车来了就跟他们说是脖子和后背受伤了,不能动。

  “你发小财了,你会搞到很多赔偿的。”他对catlike说。Catlike起初还认为这个美国人想从这些赔偿里分到一些,后来证明,他只是纯粹好心帮忙,“看到撞车逃逸的人就很兴奋。”他这样说。

意外白捡一辆车  福兮祸之所依,祸兮福之所伏。正如那个美国人所料到的,Catlike本来认为倒霉的一场车祸,倒让他大赚了一笔。

  5分钟过后,警察和救护车都赶来了。尽管根本都没伤到什么,Catlike和妻子还是遵照美国人的提醒,靠在车座上摆出一动也不能动的样子。于是救护人员像抬重伤病人一样地把他们抬到车上并到附近一所医院作了检查。出院后,在朋友的介绍下,Catlike找到了一个美国律师。

  所有的结果都让Catlike喜出望外。首先是车竟然被定为全损。Catlike的车买才4个月,买来花了2100美元。现在车身左前方被撞凹进去一大块,左小灯粉碎性损坏。车子被拖车公司拖走以后,在拖车公司里放了有三周。这期间必须等对方肇事者所在的保险公司来看并估价以后,才能把车取回来。当然,所有这些事情,包括与对方的保险公司打交道,都是律师去办的。对方的保险公司拖延了一点时间,到第三周的时候,估价完毕了,Catlike把车取回来。同时由于他的车在拖车公司放了三周,他们支付了拖车费75美元;保管费20美元/天* 20天= 400美元,共计475美元。这些费用是车主在取车的时候先垫上,后来对方保险公司支付。又过了一段时间,对方保险公司对Catlike的律师说,他的车经过他们鉴定以后,定为报废了。

  Catlike当时难以置信。事实上,他已经咨询过修车行,要恢复原样的话只需要400-600美元。如果这车祸发生在国内,他所得到的赔偿或许连400美元都不到,一般国内的理赔以恢复原样为原则,而且可能只是最一般的修理厂开出的修理价格。

  更有利的是,对方保险公司竟然把车价认定为2250美元,比当初买来的2100美元还多150美元。同时保险公司还表示,如果Catlike不满意,可以继续和他们争论。当然,Catlike表示满意。之后,最后又过了几周时间,对方公司寄来了支票(先寄给律师,律师再转交)。费用同时包括2250美元和拖车公司的全部费用。后来,Catlike把车修了一下,只是敲敲打打弄平了,花了约300美元,再换个车灯30美元,就全部搞定了。而且由于报废的车值不了几个钱,对方公司不会过来要车。Catlike等于白捡一辆车。

为获赔偿去按摩  除了保险公司,在美国,万一发生交通事故,在索赔的过程中起关键作用的是律师。美国的律师中就有很多专门从事交通事故官司的人。一旦你发生了交通事故,马上就会有律师来找你,告诉你不需要任何费用,先带你免费看病,然后帮你打官司。赢了钱,双方四六分成或三七分成。

  有一次,友人 Alice 和老公在停车场刚发动车、准备离去的时候,从后视镜看到有辆车往他们后面开来,Alice 的老公觉得不妙,就大叫:“小心!”后面那辆车果然撞上来了,所幸因为 Alice 和老公有所准备,所以身体伤害并不严重,但修车就花了八千多美金。

  没两天,就有律师上门了,要他们尽可能地去按摩,但夫妇俩努力了半天,医药费仍只花了一千多美金,律师仍兴致勃勃地要他们列举损失,如无法工作、生活起居难料理等等,因为八千多元的修车费能造成的身心伤害可以是一笔不小的数目,Alice 和老公找理由都找得累了,但律师仍乐此不疲。

  律师坚持这样做的原因有二:一是律师的费用一般来自个人伤害赔偿,这个比例常常是赔偿金额扣除各种费用之后的三分之一;第二个原因是美国相关法律规定,如果车祸以后医疗费用总账单如果不足2000美元(每人)的话,就不能申请个人伤害赔偿。所以无论为了自己还是伤者的利益,美国律师在这个方面都要倾尽全力。律师能做的事情包括:计算损失,然后找肇事车的保险公司要钱。换句话说,律师希望Alice使劲地去看病,看病费用越多,他赚的也就越多。

  事实上,在美国万一发生交通事故,保险公司、律师、医生、警察、修车厂和司机之间这个完整的有机关系,就跟一个小社会似的,会自圆其说地运转起来,每一个细节都有它的道理,每个人都知道自己的责任和权利,都遵守着共同的游戏规则。在国内尽管也有着这样的有机关系,但因为少了律师一个环节,很多事情就变得不一样了。

  当然,伤得轻了是幸运,然而万一伤得严重了,请律师打官司也有可能得不偿失。June去年就不幸遇上车祸,被撞成重伤。对方保险公司虽然已经赔了30万美元,可到他手上已没有多少钱。除去办案子的手续费等外,律师还要拿35%,住院要花10多万,剩下的不到10万美元,还要为继续就医做备用。这个官司眼下还未了结,如果打赢了,律师还要再提成1/3。这样被律师一笔一笔提下来,所剩下的实际费用已经不多。

  因此美国人经常有的另外一种说法是,请律师之前要先算账。但在大多数情况下,他们不得不请律师,因为如果没有律师,官司打起来会更加没有胜算。一种比较好的情况是,如果车主拿不到一点赔偿,律师可能提不到一点费用,只有在车主拿到赔偿的情况下,律师才抽取1/3.

  当然有的律师不是这样,不仅收提成,还同时按小时收费,只要给你办了事,不管有没有办成,都按$100-200/小时收费。这样的律师可千万不能找。这样的律师连美国人都怕。因为到最后,可能你拿到的赔偿的80-90%都被他们赚去了。

遭遇车祸的其它提醒  正所谓入乡随俗,到了美国,遇到车祸也必须要根据当地的一些索赔常识正确应对。否则在未来索赔过程中,也很可能处于不利地位。

  首先,开车出门,记得有三个证件得随身携带:驾照、行车执照、汽车保险卡。而在国内,汽车保险合同常常在发生事故之后才被车主从家里翻出来。

  其次,车祸后应立刻与对方交换姓名、电话、住址、车牌、驾照号码、保险公司名称、保险号码,尽可能找到现场目击者,留下其姓名,电话与地址。若有不知名的目击者驶离现场,立即抄下车牌,以利日后联系。待处理现场的警察到来时,一定要记下他的臂章号码,以及记下车祸发生的地点与正确时间。

  需要提醒的是,现场如果有有利于你的目击证人将更加重要。因为他记下的肇事车辆号码,以及他向警察提供的伤害描述都更具备说服力。

  再次,应及时寻求诊断和治疗。有些毛病可能在车祸发生当天不会发现,而在第二天或第三天才发现。看专科医生应有初诊医生的推荐信,如果车祸后没有见病理医生便直接去看收费较贵的专科医生,所花的医疗费用可能不会被承认。如果有疼痛而在家里硬撑,或让家人做些简单的清理或按摩,以后索赔时很难出示伤势证明材料。十天半月后发现无法应付再去求医,法官有可能不会认定所受的伤与那起车祸有关,因而拒绝索赔要求。

  最后,应及时通知自己的保险公司。有的保险公司反应很快,立即寄来一堆材料要求签字。在签字之前一定要搞清楚签的是什么文件,是什么内容。 尤其对对方保险公司寄来签字材料更要搞明白后才签。 这些文件都属法律文件,签字后会产生法律效果。遇到车祸后应尽快咨询律师,及早聘用律师处理财产和人身伤害索赔事宜。如果车祸造成伤筋折骨的,最好不要自己找保险公司索赔,律师代理上庭打官司可能能争取多倍的赔偿。

 

美国车祸一些注意事项

美國是世界上擁有汽車最多的國家,共計1.7億輛,大大小小的車禍幾乎每天都在發生,一旦發生了車禍,當事人該怎麼辦呢?

第一,如果車還能開動,拍完照后,先把車移到安全的地方。否則很有可能因此吃罰單,因為停在原地,有可能造成二次交通事故。

第二,不要輕易私下和解。如果一部汽車撞到你,司機說,不要報警,我給你500塊錢,咱們私下和解吧。這時候,如果你受傷了,法律規定一定要報警。即使傷很輕,也要報警,不一定在現場,可以事後報警。

第三,小心自己說的每一句話,絕對不要說“是我的錯”(Never say it is my fault)。警察通常會問車禍相關人員:“發生了什麼?”警察問的是事實,不是讓你下結論。因此,不要說“對不起”,也不要說“是我的錯”。常言道,一樁車禍的發生需要兩部車。有可能大部分的過失在於你,但對方可能也有過失,無論你錯90%還是10%,你都不要把過失全部攬到自己身上。

第四,不要與人大吵大鬧,一切有保險公司處理。

拿到警察報告的號碼後,給對方的保險公司打電話。他們會要警察報告號碼,另外還要再問些問題。因為是對方保險公司,所以更重要不能承認任何錯誤。只是如實敘述。

同時也要給自己的保險公司打電話。如果是你的責任,這一點更重要。以免讓對方誇大其詞惹出麻煩。你的責任,車的損壞該有你的保險公司賠償,那樣你就要看合不合算了。

第五,如果車有損壞,又是對方責任,對方會派檢查員。檢查員檢查完車,對方保險公司會通知你去指定地方去做損壞估價。這筆錢你可以選擇用來修車,也可以把錢要出來。這取決於你自己。

第六,如果一時拿不到警察報告號碼,而你的車又沒法開了,只管去租車。對方保險業是要賠這筆費用的。所以拿到對方保險資料萬分重要。

第七,無論如何都要做醫療檢查。發生了車禍,人通常處於驚魂未定的狀態,有些受傷沒有立刻顯現出來,包括頭部、頸部的傷,可能後來才顯示。因此,不要跟警察說,沒事。如果你說沒事,警察可能就會在報告上寫下你沒有受傷,對你很不利。

【案例】有一個人出了車禍,手臂上有塊淤青,他覺得沒事,但一個月後,他發現自己的手臂動不了,趕緊去找律師,但律師不願意接案,因為保險公司十有八九不會理賠,保險公司會說,已經過去了一個月了,誰知道你是不是跟人打架受傷的呢?怎麽證明你的手臂不能動是車禍所導致的?

第八,保存所有的證據。留下對方的車牌號、駕照號、姓名、電話, 以及目擊證人姓名電話。如果你身上有手機,用手機拍下現場的照片。

第九,不要跟對方司機簽任何協議。對方車輛可能蹭了你一下,刮落一點油漆,這時候,對方司機可能會說,給你150元修車,小事化了。你當然可以拿著錢去修車,但不要簽下任何協議。

第十,如果可能,加買“無保”或“低額”保險(UM/UIM)。當撞你的車沒有保險,或保險很低時,你可以獲得賠償。如果你是已婚者,還可以買“夫妻保險”。當夫妻兩人同時在車裡,其中一人開車出了車禍,受傷的配偶可以告開車配偶的保險公司,獲得賠償。

第十一,MVAIC(稱機動車事故賠償基金會)。如果撞你的司機沒有保險,或跑掉,並且你家裡沒有汽車,你受傷了可以申請MVAIC。

第十二,如果你與人打架,汽車可能會被當作武器。假設你與另一個人在街上打架,對方跳進車裡把你撞傷。這究竟算不算車禍?關鍵在於:對方是不是故意把汽車當作武器把你撞傷。這時候,如果你對警察說,對方故意開車撞你,那麼你大概只能拿到受害人賠償,而沒有車禍賠償,因為開車故意傷人不算車禍。

第十三,受傷地點很重要。除了出車禍,人走路可能也會摔傷,或遭打劫受傷,如果發生在街上,可能無法打官司索賠,但如果你在停車場被打劫,或在一幢樓裡被打劫受傷,你可以告物業房東沒有提供安全設施。

第十四,如果告政府,行動要迅速。你可能被消防車撞傷,或被郵局車輛撞傷,這時候你採取民事索賠訴訟的對像是政府。政府作為被告的官司,有效期限很短,你必須在30天或90天內發傳票或提出訴訟,因此行動要迅速。

 

澳洲车祸

我在一个星期6的晚上11点多开车回家,再快到家的一个十字路口发生了车祸。首先说下,我在澳洲,我们是左行的。
我要右拐,正好遇到红灯就停下来等灯,我是那条line的第一台车。
当右转路灯变绿的时候(这时直行还是红灯),我开始转向,当转到一半的是很,对面有一台车突然开过来,直接重重撞上我车副驾位置上,当时整台车失控,撞到另一边的逆向上去了。(幸好星期6晚上车不多,不然那个十字路口平时很繁忙的)我整个吓傻,因为没有经历过。
我立刻调转追上撞我的车,靠边停下。
我下车看见撞我的是一鬼佬小孩,我立刻问他:did u see the light? 他竟然跟我说:it’s green。 他竟然示意我说他没有责任,是我闯红灯。(前面已经说到,右转是绿灯,直行是红灯。我右转,他对面直行)
我郁闷了,平时我就会算了,反正保险赔,丢给保险公司就好,但是我的保险星期5到期,还没来得及买新的,也就是说,当时我没有保险。我怎么也要争回来。不然撞的还是很严重的。
我突然想起几个朋友告诉我的经历,鬼佬会事后赖账的。所以立刻打000报警。
接警处慢悠悠的问我,需要警察还是救护车啊??我说警察,因为没人受伤,我需要警察来记录一下,以方便保险公司做事。接警处竟然说,today is weekend, they are so busy, you can go to 24hours police station report the case.然后我又问:if he run away, how can i do?对方说:记住车牌,电话保险公司。
真想骂人,国外警察真是#……%&……%
后来我又一想问那撞我的男孩,如果说你说你看见的是绿灯,我闯红灯了,那么为什么我这侧的车都和我一样右拐了,而你那侧都没动,只有你冲过来了呢??那男孩被我问蒙了,可能想想也是,但是就是死不松口,说i saw it’s green, maybe both green。死不承认。
我慌了,想说怎么办啊,能作证的车都开走了,谁能帮我说话啊(这时男孩还叫来了住附近的朋友,他那边声势浩大,我这边就我一个)
我正不知道怎么办的时候,一对鬼佬夫妻停下来找我(真是大好人啊)然后很认真严肃的和那男孩以及那边的人说i am witeness, i saw the whole accident. we just follow the girl’s car. she is right, it’s green light. 然后很热情的留下了电话和姓名,说叫我放心,他们就是我的证人,如果我有麻烦,就电话他们。我那感动的。泪水啊。夫妻两说完就走了。

之后那男孩的态度整个180度大转变,叫我放心,会帮我修之类的,又怕我事后心理会有问题,说要是不舒服,去医院看的话,他会负责。
之后的星期1,保险公司就电话来了,也帮我修了车车,幸好有那对夫妻,不然我也会处在比较尴尬的地步。
我看了估价报告,我需要换掉副驾侧的2个门,还有些擦伤,一共3500多澳币。心里一惊,真的很贵的。这只是我的车就要3500, 那男孩的估计也怎么的需要1000左右,而且他的前车牌都磨掉了,需要再花钱买个新的(因为他是花钱买的特殊牌)。
这次的车祸我算是遇贵人,不过也让我体会到证人的重要性。

我另外2个朋友就没有那么好运了,他们都是车祸当时没人看见,对方都说是自己的责任,可是去了保险公司那就换了副嘴脸,立马推的一干二净的。

所以能现场解决的就现场解决,立刻叫对方电话保险公司,看着对方怎么说车祸过程。多拍照,尽量保护现场,找证人!

 

 

打赏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转载请注明本篇文章地址,及“文章来自美国雷锋网”字样。美国雷锋网| LeiFeng US » 美国租车自驾遭遇车祸应该怎么办?祝大家不要碰到。

相关推荐

评论 2

  • 昵称 (必填)
  • 邮箱 (必填)
  • 网址
  1. #1

    spruce street internal medicine buy diethylpropion 75 mg online walgreens 24 hour pharmacy austin

    WilliamFer3年前 (2016-10-08)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