耶鲁留学杂记(找幼儿园及幼儿园活动、治病就医、驾照)

耶鲁游学杂记(一),给女儿找幼儿园 

从摇滚青年到刑事警察,再到律所合伙人,十几年来我的社会角色发生着剧变。那个2003年深秋在上海长宁区天山路某地下摇滚排练室甩着长发鼓噪的年轻贝斯手,一定想象不到几年后的某个深夜,他正以一个利落无比的动作,把手铐压进犯罪嫌疑人的手腕;十年后的某个午后,已经成为了两个女儿父亲的他,手里正捏着耶鲁大学全额奖学金的录取信。好了,装逼言论到此结束,现在言归正传。

为什么要带着娃留学
两个女儿一个三岁,一个半岁,带着这俩拖油瓶留学,确实艰难无比,但我和太太的价值观都比较以家庭为中心的,如果因为留学而要家人两地分居,那是我们无法接受的。而且两个女儿都是我们亲手带大,不带在身边也实在放心不下。还有就是我们想借这个机会亲身体验一下美国的学前教育,也让娃们的视野更开放一些。

申请美国幼儿园的基本流程
美国幼儿园分为公立和私立两个体系。
公立幼儿园的申请统一由各州的公共教育部门负责受理,类似国内的教育局。公立幼儿园的录取一般是按照先到先得的原则,对本国人和外国人不做区别对待。为了确保能申请上,我还在国内就开始提前张罗这事了。把申请邮件给该部门后,会有专人负责联系我补充申请材料,材料要求有点繁琐,除了护照、出生证等身份证件以外,还需要疫苗接种记录,牙科检查记录之类。疫苗记录简单,把国内接种本上的信息逐一填写到他们提供的通用表格上,再请国内社区医院的医生签名确认就好。为了提供牙科检查纪录,我们专门去了次九院儿童牙科预防科,医生敲了个执业章。上述材料准备好后扫描,电子邮件给康涅狄格州(耶鲁大学所在的州)的教育局就行。
私立幼儿园不像公立的有教育局这样统一部门负责受理申请,得一家一家单独申请,像极了爸爸本人申请留学的状况。我们采取海投战术,把耶鲁大学周边15英里以内的幼儿园几乎都投了一遍,其中也包括耶鲁大学附属的五所幼儿园。可惜的是,申请还是晚了一步,耶鲁附属的五所中有四所都满员了,唯一剩下的EBJ幼儿园虽然有空位,但需要我们预先支付一个月学费作为押金,否则无法确保等我们到美国时还有空位。考虑到EBJ作为附属幼儿园可以分享到耶鲁的一些资源,我们还是提前付了一个月的学费。付费方式比较老土,不接受转账和信用卡授权,只接受邮寄支票一种方式。我只好跑到中国银行先购汇再开了一张银行信用支票,花100块在复旦北区的DHL代收点快递给EBJ。除了这家以外,其他几个私立幼儿园都承诺帮我们免费保留位置,等我们到美国实地考察后再做决定。

录取结果与实地考察
我们最终拿到了包括一家公立九家私立共计十家幼儿园的录取(爸爸也是蛮拼的)。唯一的那家公立幼儿园我们还没到美国就放弃了,离家太远,因为离我们近的公立幼儿园都满员了,教育局就把我们调剂到40英里以外的哈特福德去了,校车单程要一个小时左右,实在无法接受。剩下的九家私立幼儿园,我们到美国后马不停蹄开始逐家拜访。首先拜访的当然是付了一个月押金的耶鲁附属EBJ幼儿园,他们的网站做的不错,我们去之前对它充满了高大上的想象。结果实地一看,我和我的太太都震惊了,地方好小,玩具好傻,完全是民居改造,把底楼的几套三房一厅打通,算是教室;在外面停车场用铁丝网圈了一块地,就算是操场了,里面的玩具只有些小汽车小恐龙啥的。遭遇了巨大打击,继续考察吧,剩下的八家分布在纽黑文的四面八方,基本条件都要比EBJ要好,但问题是也没有特别打动我们的地方,其中有一家在Fair Haven的幼儿园还比较特别,是天主教会办的,和一般幼儿园自由散漫的风格不同,它特别严格,每天从早到晚有周密的教学计划,倒是蛮符合我家老大的风格的,但Fair Haven是拉丁裔的聚集区,从老师到同学都是带点墨西哥血统的,所以他们幼儿园同时使用英语和西班牙语两种语言,而且英语的口音有浓重的西班牙味道,还是放弃了。其实最后考察下来没有一家满意的,我们又有点想回到EBJ算了,正在我们犹豫不决的时候,转机出现了,我在路上偶遇到参观EBJ那天认识的一个小朋友,她的妈妈正好在旁边。我请她的妈妈说说她对EBJ的感受,她说这就是个play-based(纯玩)的幼儿园,小朋友可能会过的挺开心,但学不到啥东西。这位妈妈恰好是中美混血,也比较注意小朋友学习的问题,所以对EBJ不是很满意,已经联系了在离家20分钟车程的米尔福德的一家蒙台梭利幼儿园,准备马上转学。蒙台梭利,好像挺对路的,赶紧实地考察,哇,硬件很不错,教室宽敞,教具益智,正好还有一个空位,果断报名。后来我们在这家蒙台梭利上了半年,又转回EBJ了,具体原因后文会交待。

幼儿园学费概况
公立幼儿园免受学费,私立幼儿园学费各有高低,像前面提到的EBJ和蒙台梭利每月的学费都是1300美元左右。那家天主教会幼儿园则是根据家庭收入水平来收取学费,谁家有钱谁多付学费,根据我在耶鲁的奖学金数额,我们家的年收入只有2万4千美元,所以根据比例只需要付每月200美元的学费就可以了。付学费的方式一般都是通过个人支票。

幼儿园切身体验
蒙台梭利一开始的用户体验非常好,老大作为一个之前没有任何托班经验的外国小朋友,第一次入园就是高高兴兴的,没有传说中的大哭大闹。而且蒙台梭利采用的是混龄教学,很快就有两个小姐姐自发地带着老大干这干那。蒙台梭利的玩具也都比较对老大的胃口,像拼图啊,积木啊什么的比较多。但上了一阵子以后发现问题来了,蒙台梭利倡导的理念是孩子的自我管理,老师在生活上对孩子的照顾很有限,孩子得自己照顾好自己。我们家老大作为智商高,情商低的典型代表,自我管理恰恰是她的软肋,渴了不喝水,热了不脱衣,想大小便不去厕所,都是些令人崩溃的事。如果把大便拉在裤子里,老师既不会帮她洗屁股,也不会帮她洗裤子,只是把裹着大便的裤子扎在塑料袋里,给屁股上沾着屎的娃穿上新裤子。最后演变为一拉在裤子里,老师就把我电话招过去,理由是她作为老师不能给娃洗屁股,这样会耽误她给班级上课的时间。我接到这样的电话自然也是醉了,娃拉个屎就要把家长招过去,这日子还咋过。经友好协商,发现双方理念相差太大,无法调和。或者说我们家老大不太适合蒙台梭利的理念,她还是需要生活上照顾的多一些的幼儿园。于是我们又回到了EBJ。虽然EBJ是个纯玩的幼儿园,但优点是老师人数多,平均一个老师只需要面对四个孩子,而且生活上照顾的不错,至少会帮娃擦屁股了,穿衣冷暖也会帮小朋友考虑到。但有一点还是一样的抓狂,就是幼儿园不管饭,中饭得自己带。我们考察下来发现这儿几乎所有的幼儿园都不管中饭,有的小朋友中饭很简单,带一块披萨或者蛋糕就行了。但我们家妈妈是医生出身,又是处女座,对娃的吃饭营养特别纠结,所以只好每天一大早起来荤素搭配主食水果做上一大顿,再小心地放进可爱的饭盒里带去,中午会有老师统一加热。每天做那么多顿饭火气自然也很大,爸爸也只好跟着受气倒霉。EBJ经常会开展一些活动,比如雪天组织玩雪橇,晚上组织参观耶鲁天文馆看星星之类。也因为它是耶鲁附属的幼儿园,耶鲁儿童研究中心的老师也经常会过来做一些调研。班级里孩子的家长一般是耶鲁的老师或者访问学者,也都比较能聊的来。综合评价下来,后半年在EBJ的日子还是挺开心的。顺便介绍一下,EBJ名字的由来是上世纪70年代,耶鲁儿童医学中心一位名叫EDITH. B JACKSON的医生,她创办了这所幼儿园。总体说来,美国幼儿园的老师都蛮善良可亲,至少我们经历过的这几家都是这样,当然也有让我们流冷汗的地方,就是她们普遍说话很做作很夸张,经常捂着胸口深情地看着你说:I am so proud of her之类,看着她们那种拍美剧的劲头,我浑身鸡皮疙瘩就起来了。不过这也正常,不同文化背景表达感情的方式就是不一样的。老大在美国一年幼儿园上下来英语长进很大,前半年基本不怎么说,但据老师反映都能听懂,半年后开口说英语了,纯正的美国东部新英格兰地区口音,而且建立了一定的英语思维和语感,回国后直接进了英孚很高程度的班级,和美籍老师的互动也都很好。

 耶鲁游学杂记(二)——在美国租房与可爱的邻居们 

虞大撞在美国留学期间学会了不少在国内不会的生活技能,比如安装空调、组装家具、驾驶货运小卡车等。留学就像是新东方,你以为自己是来学英语的,其实是来学厨子的。

租到房子之前的落脚点
到美国最初的一个礼拜,我们住在一所有一百年左右历史的家庭旅馆里,老板娘是个白人老太,和中国还颇有些渊源。她的父母是传教士,很早就来到了中国,她自己就出生在山东。旅馆里有好些在民国时期在中国拍摄的照片。临别时老板娘还赠送了我们一本她父母写的书,内容就是关于到中国传教的回忆录。旅馆条件虽然不错,但毕竟是个临时状态,带着俩娃耽搁不起,必须尽快安顿。(至于为啥我们会带着俩娃来留学的背景情况,请关注右上方蓝色“虞思明律师”后,查找历史消息,瞧这广告硬的)。对于我们家来说,租房最重要的考虑因素就是治安问题。纽黑文是个犯罪率很高的城市,我们在安顿下来以后几乎每个月都会听到一次夜半枪声。但是也挺有意思,黑帮的势力范围非常明确,他们只在指定地盘闹腾,一旦过了某条街的界限,就突然成了太平盛世。
提前在网上找好房源
通过之前在耶鲁留学的师姐师兄们介绍,纽黑文治安最好的区域就是EAST ROCK了,这个区域范围很小,在耶鲁大学主校区的北面,EAST ROCK的南面山脚下,西面和东面都是臭名昭著的犯罪集中地。这个区域的房子基本上都是一幢一幢的独栋木质别墅,带后院和车库的那种,耶鲁的年轻老师和研究生们都喜欢住在这儿。按照爸爸未雨绸缪的性格,早在到达美国的一个礼拜之前就已经敲定了四套房子,就等着实地考察最后挑一套了。在哪儿找到那么多房源的?在这里不得不隆重介绍一个网站:craigslist,很类似国内的赶集网或者百姓网,如果按照时间顺序,应该说是国内这几个网站直接把craigslist的模式拷贝了进来。在craigslist上你几乎能买到任何东西,也能卖出任何东西,当然包括房子。我们在正式安顿好之后通过这个网站买入了沙发、床架、床垫、婴儿床、书桌、自行车、吉他等大件,回国前又通过网站几乎全部卖出去了,有的东西甚至卖价超过了买入价,这个在以后的连载中还会详述。美国人还是比较单纯的,房东会把自己的手机号码,家庭住址啥的个人信息都放在他们准备出租房子的帖子里,我通过房屋图片看中了几家后,基本都是通过先邮件,再电话的方式确认了租房意向,这几个房东都挺好,承诺在我到达美国实地看房之前会帮我保留住不租给别人,后来的事实证明他们确实都做到了,赞一个美国人民的诚信度。不过在此期间也不是没遇到过坏人,比如说我曾看中一套地段很不错的别墅,月租金居然只要同类房屋的一半,赶紧邮件询问,房东的答复说房子是他的,不过他已经在加州工作,不方便见面,如果真有兴趣,可以先汇一个月房租给他,款到后把钥匙快递给我。显然,用这种骗术对付身经百战的中国人民是很难奏效的。
现场看房
落地美国的第二天,我就马不停蹄连续看了之前网上约定好的三家房源,房东们都很守时,但实地看过之后对房子本身都不甚满意。纽黑文应该算是美国的一座古城,很多房子都有将近100年的历史,地板和其他基础设施都有些老旧,采光也有局限性。本来我们在网上最看好的一套4房2卫的二层,实地考察后才发现4房中其实有一间房是用木板隔出来的,面积很小,没法作为一间独立房间使用。房东是一个退伍老兵,腿部有残疾,他告诉我们这个房子的格局是他精心设计的,为的是让他的三个孩子每人都能有一个独立的空间,这老头也挺喜欢摇滚,对我身上穿的那件Jimi Hendrix头像的Tshirt很感兴趣。不过再谈的来也没用,房间确实太小。现场看过之后一套都没看中,没辙了,只好求助于房屋中介。我找了两家中介公司,第一家的业务员叫Jack,背着一个装满了各种文件的大包,风风火火的挺热情,他给我推荐的一套房我挺满意,都到他公司把200刀的定金付了,几乎就要定下了。后来被太太给否了,说厨房太小,位置也偏了些,只差一条街就到黑人区了。还好本大撞毕竟是个律师,在付定金时是很专业的,我让Jack在收受定金的收条上注明,太太对是否租下此房具有最终决定权,若太太否定,定金应全部返还。最后我们选择了另一家中介公司推荐的房子:一套三层楼的独立别墅的一楼加地下室,带一个超大后院和独立车位。优点是房屋设施比较新,尤其是厨房,面积也大,一共四卧两厅两卫,后院是我看下来最大的,娃们玩起来一定很爽。
可爱的邻居们
房子本身很满意,只剩下一个问题了,就是楼上的邻居怎样,如果是那种半夜开party的主儿我们也受不了,这个问了中介也没用,爸爸准备亲自上门考察。叮咚,门铃响,二楼的邻居来开门啦,爸爸表达来意,说有可能要住在楼下成为邻居,想听听老住户对这一带的点评。这位邻居是位带着金丝眼镜的帅小伙儿,详细向我介绍了周边情况,隔壁住着一位养着一只草狗的波兰裔独居老头,对面是两位医生啥啥啥的,他本人是耶鲁法语系的讲师,三楼住着一个从加州到耶鲁医学院读书的小伙。目测下来很不错,貌似都是些安安静静的人,事后证明也确实如此。这位教法语的小伙和他的同性男友(也很帅哦)住在一起,两人相亲相爱,一起购物,一起种花,一起跑步,一起养猫,一起看肥皂剧发出“嘿嘿嘿”的傻笑,(不是我们故意偷听,老房子隔音真不太好)。两人还很爱干净,经常听见他们在楼上挪家具打扫卫生吸尘啥的。康涅狄格是美国第二个承认同性婚姻合法性的州,看法语老师这小日子的状态,感觉应该是已经结婚了的。三楼那个医学院小伙也很安静,最大的爱好就是跑步,而且课业很忙又总是需要在医院值班,所以几乎一个礼拜才见到他一次。

正式安顿下来后又认识了些住在附近的新邻居,斜对面那幢看起来像鬼屋的房子里住着一位长的像年轻时邓布利多的肌肉大叔,20年前耶鲁毕业后就一直住在这里,是一位积极的环保人士,家里的垃圾从不舍得扔。家里有两个女儿,一个儿子,7岁的小女儿简直美翻了。这位大叔的正经职业居然是魔术师,还在自家房门前挂了块写着中文字的牌子“巫师”。我后来善意地提醒他,巫师这两个字在中文里意思并不算太好,对应的英文是wizard,你要说自己是magician应该挂“魔术师”才对。这位“巫师”在台湾生活过10年,能说一口流利的台湾腔普通话,他也非常高兴今后能有个人能和他对练普通话了。隔一条街住着一位哈佛毕业的年轻律师,兼任耶鲁法学院讲师,带着他美艳的有些俗气的年轻太太和六个月大的娃,令人震惊的是这位同行的学术研究方向居然是中国法律!而且曾在山东某大学交流过一年,也能说些中文。后来我才发现耶鲁大学是美国研究中国问题的重镇,在纽黑文街头能听懂中文的老外不在少数,大家以后如何也来耶鲁留学千万别以为人家听不懂就用流利的中文当面议论人家,我就中过几次招。
房东
我们的房东David是位罗德岛人士,口音怪怪的,而且用词很本土化,都是些没听说过的俚语。他知道我是外国人,也想用标准一点的英语来和我交流,可心有余力不足,我每次和他的当面交流都极其困难,他对着我咕噜咕噜说一通,然后深情地看着我等我回答,我只好提出咱们还是邮件沟通吧。房东和我们第一次见面带着他太太和三岁的女儿,聊着聊着不知怎么就说到他们这个女儿是通过人工授精的方式才有的,我又没问。我发现美国普通老百姓确实没啥城府,不但把个人信息放网上,第一次见面就和你说这些敏感话题。David是一位非常负责和守信的房东,每次他都能在第一时间帮我们解决房屋出现的各类问题。
开通水电煤
最简单的办法是分别给电力、燃气、宽带等公司打电话,他们一般会在第二天开通相应服务。问题是电话客服人员数量太少,一般都得等上半个小时才会有个活人来接你电话,而且周末和晚上都休息没人值班,如果碰上周末搬家就有点小麻烦了。回国后不管什么时间打任何客服电话,一般都是24小时全天候,2分钟内保准接通,忆苦思甜,觉得好爽。
家具和电器
在美国租房一般是不带家具的,也就是说租到的是一个空空如也家徒四壁的房子,基本所有的家具都需要自己搞定。除了少量家具是宜家买来的以外,其他基本都是通过craigslist淘来的。爸爸喜欢和人聊天,通过淘这些二手货,正好从侧面了解了美国当地普通人的生活,挺有趣的。客厅那张超软的沙发是从一个独居老太手里花100刀买的,她准备搬到阿拉斯加(好冷),和子女住在一起。为了搬这个沙发,费了不少劲,爸爸先专卖租了个福特小卡车,又拉了个耶鲁物理系的壮丁,在开车过程中还因为和老婆发语音微信被警察拦下来,经爸爸态度极好的认错才免于罚款。那张有着唐顿庄园风格的写字台,是25刀从一个耶鲁神学院硕士手里买的,他毕业要带着老婆孩子回老家波多黎各。小女儿的豪华婴儿床是100刀从哈姆登(纽黑文北部的一个镇)一个武术教练(教的是少林拳法)手里买的,他家俩孩子都大了,他自己一般除了上课就是修自家屋顶。这床超级好,可惜带回国太麻烦,走的时候送给一位和我们几乎同时从上海来到耶鲁,在商学院读MBA的同学了,说不定哪天就他成下一个沈南鹏了,到时候可别忘了这婴儿床的交情嘿嘿。

刚到美国那几天特别热,没空调完全过不了,爸爸带着大女儿去沃尔玛现场买了一个,海尔牌窗式空调,复古吧,我在纽黑文就压根就没见过分体式挂壁空调。一手拖着沉重的空调,一手拖着时差还没倒过来已经睡着的大女儿,终于折腾回家了。装起来倒真没难度,美国人都能看懂的说明书,咱们更加不在话下。

耶鲁游学杂记(三)——亲子活动
这一期是由妈妈执笔的关于我们一家在New Haven一年亲子活动的杂记。

带着两个女儿看看外面的世界,见见不同的人,参加当地有特色的活动,结交背景各异的新朋友,聆听他们的经历和态度,考察各种有兴趣的领域,是陪读的妈妈给自己设定的重大任务(当然首先是在当好厨师和管家、照顾好大家的温饱健康的基础上)。一家人刚在New Haven安顿下来,我们就马上在Tag Sale和Craiglist上淘到几样大型的好东西放在后院,比如一个Little Tikes的滑滑梯加摇椅组合,一个踏步袋鼠,小宝宝的音乐摇椅,以及一套户外小桌椅,就算不出门,两姐妹也可以在后院各得其所。对了,后院有棵老橡树,所以姐妹俩每天都可以和来院子里捡拾橡果的小松鼠一起玩。离家步行10分钟就是East Rock Park,也是姐妹俩最常去的playground。

户外活动不用发愁,关键是要在这个生活简单的小镇尽可能带孩子们参加各种活动。在上海是要从琳琅满目的活动场所中找人少的去,到了New Haven,是要抓住一切活动机会尽量去凑热闹,这点真是天壤之别。刚安顿下来不久,得知附近的教堂每周三有固定的Toddler Tunes活动,周边的妈妈或者爸爸(New Haven带娃的爸爸比上海多)带着小宝宝和地垫、零食集中在教堂草坪上,一个大胡子叔叔(教堂的工作人员)在中间进行儿歌吉他弹唱,结束后大家自愿给教堂捐几块钱(我们第一次去先观察了别人捐多少钱,后来每次都随大流捐5美元)。后来去的次数多了,发现大胡子叔叔的演唱曲目基本是10来首循环重复,再后来大女儿幼儿园开学了,又发现大胡子叔叔每周二会驱车十几公里去幼儿园给小朋友们演唱这些曲目,我们当时马上产生了一个疑问,难道方圆30公里内只有这一个叔叔把儿歌弹唱的任务给包圆了吗?哈哈。不过参加这个Toddler Tune还是很有收获,那里有不少跟我家妹妹差不多大的小宝宝,就好像在上海时每天在小区里遛娃一样,妈妈在那里跟大家侃侃妈妈经、看看别家的小宝宝,结识了一些当地妈妈和同样陪读的来自各个国家的妈妈们,也缓解一下天天烧饭的郁闷情绪。

说到耶鲁组织的亲子活动,有一个机构不得不提,就是OISS,office of international student and scholar的简称,也就是国内大学里的外事处,专门管留学生的。随着爸爸开学,我们开始参加各种耶鲁大学组织的亲子活动。OISS组织的第一个活动就是带领家属参观校园,这个活动规模颇庞大,为期三天,项目很多,我带着娃们跟其他初来耶鲁的家庭一起参观了图书馆、艺术馆、博物馆、体育馆、研究生院等等,还在哈利波特式的食堂吃了顿午饭,第一次在哥特式建筑的校园里漫步,活动的组织者和工作人员全部都是志愿者,他们忙前忙后都是为了让初来乍到的家庭能了解耶鲁,感受耶鲁,并且尽早了解可以享受的设施待遇等等。活动的时候妈妈在研究生院发现了一本Connecticut Parents杂志,上面有很多儿童活动信息,之后我们每个月都去Peabody博物馆领取这个杂志,拿回来研读一番,把附近的活动都圈出来一个一个去参加。

开学以后OISS每周都有两次的Baby Group活动,基本都是一岁以下的宝宝由陪读妈妈或者陪读爸爸带着,OISS提供场地和一些玩具,宝宝们一起玩,妈妈爸爸聊天喝咖啡,另外Baby Group还会组织一些特别活动,比如有一个在耶鲁大学学摄影的研究生给宝宝们拍照片,大家还“团购”music together的课程(类似金宝贝),成员之间也经常会发邮件共享一些亲子活动信息,或者不定期聚到某宝宝家里开轰趴(其实和在上海的妈妈群是一样的)。

OISS也定期组织大孩子的活动,比如万圣节那天,小朋友们先去OISS做面具、化妆,然后在组织者的带领下沿街讨糖,美国的万圣节气氛很浓,各家各户都隆重装点自家房子,我家姐姐那天玩得超high,妈妈和妹妹在家里也接待了好几批敲门要糖的小朋友。之后感恩节、圣诞节、中国新年等节日,学校里都组织亲子手工劳动、主题party之类的活动。耶鲁的Peabody自然博物馆定期有科普活动,印象较深的有一次是和雪狼亲密接触,还有一次是用显微镜学习蚊子的知识。耶鲁艺术博物馆也会组织小朋友共同欣赏名画、学习历史和艺术知识。耶鲁天文馆有几次针对小朋友们的活动很有水平,姐姐通过真正的天文望远镜看到了月球上的环形山,还看了一场关于太空环境对人体影响的球幕电影。另外,耶鲁大学的开学典礼、毕业典礼、校长日等也算是小镇上的特殊节日,都有很多合适带小孩参加的活动。

耶鲁游学杂记(四)——带娃看病记 

带娃留学,最怕的就是娃生病。语言、医疗体制都不如国内熟悉自在,一旦娃生起病来,基本就是全家瘫痪的节奏。但不幸的是,我们的娃们在美国期间还是没少往医院跑,本期将由爸爸着重介绍一下我们带娃看病的经历,这个话题较前几期相比,会有点枯燥,大家做好心理准备。
如何选择医疗保险
在美国看病最大的特点就是贵。一般挂个号就是100刀,再随便检查一下就是几百刀;住院就更可怕了,如果没有医疗保险,基本就是破产的节奏。今年中旬,我们复旦大学一位年轻老师赴美探亲,由于疏忽没有买医疗保险,结果在底特律不慎摔伤骨折,住院才第三天费用就已经到了7、8万美元,后来通过微信朋友圈让我们法学院的同学推荐了熟悉的美国律师去和医院谈价,好歹最后打了些折扣。那么问题来了,如何选择一份适合自己的医疗保险?美国的保险公司数量极其庞大,这里面确实有些小窍门。这次留学,耶鲁大学提供给虞大撞的奖学金大礼包里已经包含了一份为期一年医疗保险,在美国境内任何医院就诊治疗,自己只需要付很少部分的费用;如果是在耶鲁大学指定和推荐的医疗机构(比如耶鲁自己的医院),基本就是费用全免。但坑爹的是,这份保险只涵盖虞大撞一个人,并不包括陪读家属。如果要把太太和俩娃也加进这份保险计划,也行,但得补交一些费用,这个费用居然高达1万2000美元,一半儿的奖学金没了。这个保险价格确实贵的有些离谱,于是虞大撞开始寻找其他商业保险公司的产品。接下来的整整三天虞大撞都在研读各大保险公司提供的合同样本,查了不少字典,学了不少知识,终于选定了一家注册在密苏里州的名为HCC MEDICAL GROUP的保险公司的产品,太太和俩娃加起来一年的总保费只有2000美元出头,是耶鲁医疗保险的一个零头。而且从事后我们实际带娃看病的经历来说,这个保险产品非常好用,基本没有遇到过什么纠纷。

下面说说为什么选择这个产品,首先这个产品的承保范围非常完整,包括了诊断、检查、治疗、住院、急诊救护车等几乎所有可能会产生的费用,而且对于每个子项目的最高赔付额都没有上限规定。这一点大家在选择保险一定要当心,有的产品可能保费会很便宜,但它对子项目的承保是有上限的,比如说检查费用如果超过800美元就不管了,住院费用超过1000就不赔了之类。在美国随便做个B超抽个血都有可能超过800美元的,千万别因小失大。第二,我们所在的康涅狄格州纽黑文市的大部分医院都在这个产品的理赔名单里,就诊时的选择性比较大,随便去哪家医院都行。另外,选择保险时还需要确定一个合适的deductible数额。deductible有点类似国内医保的挂号自付额,一般是有200刀、150刀、100刀、50刀、0刀这么几个档次供选择,也就是说你每挂一次号,自己要从口袋里掏的部分。这个数字选的越低,相应的保费也就越高,反之亦然。经测算,只要我们一年内看病挂号次数超过三次,选择deductible为0刀所多交的保费就抵消了成本。我们预测俩娃在这一年里生病挂号的次数一定不会少于三次,于是就选0刀。最后实际情况是俩娃加起来起码去了有6、7次医院,所以之前的选择是非常正确的。买了这个2000刀的保险后,俩娃在美国期间看病的所有费用基本都被保险公司付掉了。只有唯一的一次自己另行支付了200美元,那次是带大女儿发烧看急诊,看完医生认为问题不大让我们回家观察。保险合同里写着如果使用了急诊室而又没有在急诊室里待满24小时的,我应该额外付200美元,待满24小时就不用付了。这种制度设计的目的就是让病人就诊前先对自己的病情缓急有个预判,不鼓励病人什么毛病都往急诊跑。如果你使用了急诊室,医生又认为你的病情不至于达到了需要留观24小时的程度,那么你就得自己掏200美元。后来我就这个费用和医院讨价还价,最后打了7折。美国医院的账单是可以议价的,他们经常会先开出天价账单,然后等着你来讨价还价,最后打折了事。

几次带娃看病的体验
刚到美国的三个礼拜的某一天,我和妈妈正在房间收拾东西,突然一个人在客厅玩的大女儿大哭了起来。原来是她把手指塞到卷笔刀里去卷,把右手食指的一小片指甲和指尖的肉给削掉了。第一件事,打电话给保险公司告诉他们出了这么个事,保险公司在电话里推荐了一家医院。这家医院先前是一家教会医院,后来被耶鲁大学给吞并成为附属医院。妈妈在家管小女儿,爸爸开车带着受伤的大女儿过去,大约十分钟后到达,急诊排队的有4、5个人,医院环境倒是非常干净,因为是教会医院所以到处可以看到圣母玛利亚和耶稣的塑像。等了两个小时终于轮到我们了,护士把我们领到一间诊室,给大女儿量身高,称体重,测心跳,量血压,让我们继续等在诊室里。然后来了个实习医生模样的问了一遍我们事情的经过,并做了记录;接着又来了一个财务部的带着电脑来登记了我们的医疗保险号码,复印了保险卡;最后,正牌医生闪亮登场,看了两眼指甲的伤口,说没问题,会长好的,然后严肃地拿出了一张邦迪,替我大女儿绑好,就诊过程结束。整个过程产生的医疗费大约是400美元,不需要我们垫付,医院会直接问保险公司要这笔钱,保险公司最终也不会真的按医院400美元的账单来付,总是讨价还价的。

大女儿还有一次更严重的生病,12月份我们全家去墨西哥坎昆度假回来后,不知道是耳朵进水发炎还是疲劳所导致,大女儿半夜突然哭醒,说右耳朵里面疼的不得了,伴以发烧。这回保险公司推荐的是纽黑文一家专门看儿科的大医院,晚上看急诊非常抓狂,等了足足四个小时,流程和之前没啥两样,医生检查过之后认为不需要开药,回家观察,后来又改变主意开了一些抗生素,让我直接到walgreen(美国很红的一个超市)取药。

美国医院里有专门的儿童游乐区,医生护士对病人的态度都极好,特别是对小孩。不是美国医生就真的比国内医生和蔼可亲,关键问题是病人少。上海三甲医院一个普通内科医生一个上午的门诊量是150个,相当于一个美国医生三个月的工作量,如果把美国医生换到中国了坐诊,估计半天时间就得崩溃。

给两个女儿疫苗接种的一些经验
我前面说的医疗保险都是针对疾病的,并不包括小孩的接种疫苗。纽黑文有几家医院专门有针对没有医疗保险的家庭的免费疫苗项目,叫mother project。每周有两个工作日开放,无需预约,先到先打。这个秘密是我在复旦法学院读博时的一位英俊潇洒的教授透露给我的,他当年在耶鲁攻读博士学位,也是带着小女儿陪读。后来我发现知道这个秘密的中国留学生越来越多,最诡异的一次,是排队在我们后面打针的妈妈也拿着上海的那种绿皮接种证,一聊发现在上海时居然是住在同一个小区的,瞬间都移动到这个北美东部的小镇某诊所排队给娃打疫苗了,真是有缘千里来相会。
结语

美国医院的就诊流程规范,但冗长。医生严格按照指南进行诊疗活动,如果病人在这个冗长的流程中耐受不住病情加重甚至死亡,法律上医生和医院没有任何责任。这就是美国人对程序正义的信仰在医疗领域的体现。代价当然是有的,被冗长的医疗流程小病拖成大病,大病拖成死人的大有人在,但美国人认为只要程序正义,真被拖死了,一不怪政府,二不怪医院,三不杀医生,那是上帝的旨意,是命运。同时,美国医生的社会地位也高,人们认可医生工作的专业性。反观国内的情况,民意总是喜欢用道德来绑架医生,“非典”之后医生形象先是在道德层面被过度神化,之后又迅速被踩在脚下,成为了社会矛盾发泄的出气口。如果连医生上班的基本人身安全都保证不了,病人又还能对他们的具体工作苛求些什么呢?

耶鲁游学杂记(七)——美国考驾照全攻略

中国驾照是否能在美国开车

这个问题的答案根据美国不同州的法律而不同。在加州,法律规定任何外国驾照都能合法地开上半年,多么嬉皮多么自由啊。而我们所在的康涅狄格州就不一样了,法律规定外国驾照必须配合IDP(international driving permit)才能使用。这个IDP也就是传说中的“国际驾照”,外观是一本硬壳纸的小册子, 由《联合国道路交通公约》的缔约国政府或其授权部门发给本国驾照持有者。同时持该小册子和本国驾照,可以在所有缔约国范围内(约80多个国家)合法驾驶机动车。小册子的格式由《公约》提供样本,有效期也统一规定为一年,在美国办理的费用为15刀。中国尚未加入《公约》,因此也不存在国际驾照。一些中介宣称能将中国驾照拿到各种名头很大的国际组织来“认证”,办出五年甚至更长有效期的国际驾照,收费数千元,纯属诈骗,拿到手的只是一张制作精美的中国驾照翻译件小卡片。也确实有人拿着小卡片成功地在欧美国家租车自驾的。那是因为租车公司是要挣钱的,没有义务和能力核查各种外国驾照的真假,有业务做就欢迎,你拿着中文的结婚证去租车,说不定也能租给你。还有就是只要开车人品较好,一般没有警察会来查你究竟拿的是什么驾照,即使真查了,当地警察也不一定人人都搞的清楚啥的国际公约。这就给诈骗中介钻了空子,卖张小卡片坑个几千块,买的人还觉得小卡片挺好用。
前面已经说过,由于中国不是《联合国道路交通公约》的缔约国,所以是不可能办的出国际驾照的。大家小心了,任何号称能为中国驾照办理国际驾照的机构和个人一定都是骗子或自己也被人家骗了。
没有国际驾照的变通做法

根据康州DMV(Department of motor veilcle)官网上关于IDP的描述,可以看出这个玩意儿本质上就是一个具有驾照签发国政府信用担保的驾照翻译件,其目的是为了使当地执法者或其他单位(如租车公司)能够没有语言障碍地读懂外国驾照上的内容,仅此而已。根据IDP的这个本质,虞律师认为作为一个中国大陆居民,所能取得的最接近IDP的替代品就是国内公证机关对驾照的翻译公证书。中国公证机关虽然不是驾照的签发部门,但也具有一定的政府信用,因此其出具的驾照翻译件在本质上最接近IDP的实质要件。反正我就是这么干的,刚到美国那会儿,开着租来的车,随身揣着一本公证书。有一次因为一边开车一边和老婆发语音微信被交警给逮了,威严地告知我根据康州法律我这种属于危险驾驶,要罚款,还要查验我的驾照及IDP,我把国内驾照和奉贤区公证处的驾照翻译公证书递上,倒也顺利过关,关于驾照的有效性一句没多问。后来想想可能也是因为自己的职业是律师的关系,总习惯把事情的结果预设得比较坏,尽可能的让自己的行为都合法,其实美国当地警察估计没几个搞得清联合国关于驾照互相承认的这个公约究竟有几个缔约国。

那么问题来了,既然用我的变通做法,持国内驾照+公证书在康州能蒙混过关,我为啥还要坚持考个美国驾照呢?关键在于买车只能注册在美国驾照的名下,像我们家这种一天都不能没有车的情况,如果没有美国驾照,只能一直到租车公司去租,一年下来租车费都够买好几辆车了。下面终于进入主题,考驾照全攻略了。
如何考美国当地驾照(以康涅狄格州为例)

不是所有外国人都可以考美国驾照,持移民类签证例如H1B的当然可以,如果是非移民类签证,F1/F2,J1/J2也都可以,但是普通商务/旅游签证是不能考的。考试分为两个步骤,笔试和路考。笔试通过后可以拿一个learner’s permit,相当于一个实习驾照,拿着这种驾照是不能够一个人独立上路的,必须在副驾驶上坐一个有4年驾龄以上的正式驾照持有者。拿到learner’s permit后,就可以约路考的具体时间,但在路考的当天要拿到在驾校上满48小时驾驶安全理论课的证明。路考通过,就能拿正式驾照了。

先来说说笔试
参加笔试的方式有两种,一种是现场排队,随到随考,缺点是排队时间长;还有一种是网上提前预约考试时间,缺点是接受网上预约的DMV网点一般都比较偏远。我选择的是网上预约,登陆康涅狄格州DMV官网,在线注册报名再当场打印确认单就可以了。考试方式是在电脑上做选择题,一共25道,做对22道就过关了,基本都是些驾驶常识问题,对于老驾驶员来说应该都不会很难。DMV官网上有复习手册和样题下载,大概100多页的pdf文件,考前稍微看一遍应该就够了。考试当天除了要带护照、DS2019表格、网上预约确认单以外,还要带两封寄给自己地址的信件,水电煤账单、信用卡账单啥的都可以,主要目的是证明在康州有经常居住地。连蒙带猜,做对了23道,顺利过关。当场拍照拿learner’s permit,立等可取。

驾校的理论课
在路考之前必须上满48小时的驾校理论课,耗时耗力,非常麻烦。幸好有几位学长前辈推荐了一所华人驾校,上课地点就在耶鲁大学物理实验楼里的一间小教室,非常近。最大的优点是可以混签到,我实际只去听了一次课,4小时左右,但是把我自己和老婆的48小时听课证明全都给搞定了。老师也是华人,对我这种浑水摸鱼行径也基本是心知肚明,反正你交学费,我出证明,各取所需,也就睁只眼闭只眼了。如果换了当地白人的驾校估计就没那么好混了。
路考
万事俱备,只欠路考了。虽然我已经算是老驾驶员了,不过听人说在美国参加路考一定得当心,有时候越是老手越容易被毙,所以路考当天我还是有点小紧张的。康州的DMV不提供路考用车,都是用自己的车考的。负责我的考官是位白人大叔,他先让我把车窗、车灯、转向灯、雨刮器等全部演示了一遍,检查我对车辆的熟悉程度,然后再坐在副驾驶上开始正式考试。路考过程中他会时不时提出一些指令,比如前面第二个路口右转,掉头之类。考生只要严格按照考官指令操作就行,考官会在一张纸做记录。整个过程大概15分钟左右,然后回到DMV的停车场,最后一关是把车倒进停车位里,这是个一票否决的动作,给你三次机会调整,如果没有倒进车位就算考试失败。我还算顺利,一次到位了。然后就是现场拍照,立等可取拿正式驾照。我老婆路考的时候差点没过,就是因为有一侧的轮胎压在了停车位的线上,考官看了半天没敢确定是否属于倒车失败,把上级领导也叫来了,两个人一起对着轮胎看了半天,最后得出结论是没问题,过关。
买卖二手车的注意事项

有了learner’s permit就能买车了,如果是买新车没啥好注意的,二手车就要当心了,建议先到到一个叫carfax的网站去注册一下,可以根据车架号查到这辆车所有的事故记录。在craigslist这类网站上找到的二手车通常会比较便宜,但安全性低,交易过程也较麻烦,需要上下家同时到DMV去办理过户。到车行去买二手车手续上比较省心,价格当然也要贵一些。权衡下来我最后还是到一家丰田车行去买了一辆他们店内担保的二手sienna,七座的大MPV,内部空间超大,只有两年车龄,之前只经过了一任车主。关键是价格真的很便宜,只要2万美元出头,如果是新车,也就3万美元左右。同款车型在国内的价格居然要卖到75万人民币,真是抢钱啊。顺便说一下,我本来对日本车不是很感冒,到了美国发现漫山遍野都是丰田和本田,主要原因是日本车的使用寿命比美国本土品牌要长很多,而且故障率很低。所以如果买日本车,在卖出的时候更能保值。我们家那辆车虽然是在康涅狄格州的DMV注册登记,上的是康州牌照的,但卖车不一定也要在康州,可以跨州卖。我们是在临回国前的最后几天把车卖给了纽约曼哈顿一家二手车行,手续非常简单,谈好价格,当场付支票,车牌照寄回给康州DMV。
保险事故处理

我们最早用的保险公司叫progressive,选择这家的原因很简单,因为它是唯一原因承保learner’s permit用户的公司,后来拿到正式驾照后换成geico了,理由是保费更便宜。两家保险公司都不错,短短的一年里我和老婆各出了一次碰擦小事故,都得到了妥善的处理。具体处理流程先打电话报案或网上报案,再选择一家保险公司指定范围内的修车行,修车行会估个总价给你,接下来就和国内不太一样了,保险公司会先把修车费的支票寄给你,而不是你垫付修车费之后再向保险公司追索理赔,还有一点不错的就是修车行在修理过程中一般都会免费提供一辆车给你过渡之用。
作者:虞思明律师,法学博士,上海市光大律师事务所合伙人,美国耶鲁大学访问学者;曾在上海市公安局经济犯罪侦查总队任职多年,目前专注于商业领域刑事法律风险的防控及化解。

打赏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转载请注明本篇文章地址,及“文章来自美国雷锋网”字样。美国雷锋网| LeiFeng US » 耶鲁留学杂记(找幼儿园及幼儿园活动、治病就医、驾照)

相关推荐

评论 抢沙发

  • 昵称 (必填)
  • 邮箱 (必填)
  • 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