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国高中生都找怎样的实习?华尔街?

声明:封面图片17岁少年炒股赚7200万美元新闻为假新闻,《纽约》杂志编辑曾公开道歉。

去美国留学可以兼职打工吗?可以打哪些工呢?(含报税信息介绍)

啄木鸟教2016-02-17 13:21:28

看到这篇文章《暑假只想愉快地玩耍?名门之后都在忙实习呢!》觉得和我最近的经历挺相关,也来分享一下我管窥到的美国中上和上流社会为孩子进名校做准备的过程。

这个暑假在美国西岸S校里某个研究中心做研究助理。这是我来美国读了两年本科第一次在美国找到实习。这个实习由两个部分组成:在中国做田野调查 半个月,然后在S校待半个月到一个半月(时长因人而异)。在网站上,这个实习的要求是大二以上,并要交求职信、写作样本、简历和成绩单。

开始实习后大家互相介绍,我很惊讶居然八个人的实习组里竟然有四个高中生。

这些高中生都来自美国的“magnet school”,也就是最好的学区的重点高中。他们的能力都不错。虽然中文水平差强人意,但基本的我们这类实习生要打杂的事情都能干好。即便如此,我还是难免惊讶,为什么高中生都能来参加这种实习?

-A和B是两个美国男生,双胞胎。他们父亲是S校校友,做生意的。看准了中国的发展趋势,他们的父母很希望自己的孩子会中文,于是从小学六年级 到高中,每三年就举家去中国住一年。他们联系了我实习的这个单位在中国的对接单位(中国人看到外国人一般都比较好说话),介绍他们的孩子进来了。他们这两 天专门参加S校的校园参观旅游团。我很好奇,他们已经来过S校无数次,估计比导游摸得还熟,为什么还要参加?他们说,这样花名册上会有他们的名字,他们申 请大学的时候可以写上这点,体现兴趣。此时旁边一个S校本科生说,这个没用,因为谁对S校没兴趣啊?

-C是一个美籍华裔男孩,在加州一所理科见长的重点高中就读。他自己创建了一个社团,旨在帮助学生发挥创造力。这样一个略微虚妄的目标,要怎么 实践呢?不得不说,这个男孩的组织能力不错。他的团队设计了一系列创造力课程,宣传、美工都做得很好。但是没有受众,再好的想法都没法实践。他的父母专门 联系国内的关系网,让他们在国内某重点高中上了一周的创意课。这个高中生团队横跨太平洋来上课,既体现社会责任感,又体现资源运用能力,正中美国大学申请 的下怀。

上完课,C就来我们团队实习了。他去年通过父母的关系,已在这里实习一年,今年又一次“续约”,末了,他不忘当着我们的面和中心老大要了封推荐信。有意思的是,去年他做了格外多额外工作,剪辑了好几个视频,而今年连照片都拍得不多。他自知明年不会再来(因为其志不在研究,而在于推荐信),养精蓄 锐起来,不得不说颇为厉害。

-D女可以说是最牛逼的。她才高一,九九年的。这样一个“孩子”也来实习,一开始确实让我震惊。她也颇无城府,一来就告诉我们自己的爷爷是S校教授,父母是H校校友,祖辈聊天时说起,就让她进来了。

D女实习晚来了两天,原因是她父母带她在东南亚周游四五国后,最后几天还想多去一个国家。我们在S校经常看到各种summer camp,D看到好好给我介绍了美国的summer camp传统:各式各样的夏令营——电脑、各式运动、发明、各种学科……已然形成产业。对于没有暑假的父母,把孩子塞到各种夏令营可以省一份心。不必担心 自己的孩子在电视和上网中浪费时间,又可以提高孩子的社交能力,让孩子做自己喜欢做的事。但是,这些夏令营大多数都是收费的,有的还价格不菲。虽然有时候 有的夏令营声称有经济补助,但是这个信息(在我看来)很难传达给真正需要的人。最终能参加这种夏令营的,还是以中产及以上,在特定学区的孩子为主。D前两 天实习结束,去参加跑步夏令营了。

在实习的大学生中,除了我以外,还有一个S校的本科生,一个东岸某不错的文理学院M校的本科生,以及一个中等综合大学O校的本科生。S校本科生 一直在这个中心工作,暑假也只是“续约”,M校本科生是通过本校特别项目选拔进入,我是自己申请进入,O校的女生的祖辈似乎也和S校有些关系,所以她得以 “免试”。

这两天,又新来了一个女生,她的父母为她的教育费的苦心,真是刷新我认识的上限。

称她为E好了。女生E现在在东岸有名的某私立高中就读(这个学校每年学费将近五万美元,同时,因为它量产常春藤学子,所以是所有有钱人的孩子都 向往的目标)。女生的爸爸是美籍华裔、母亲是中国人。他们很早就设定好了要让这个女生成为双语、双文化的国际人才的目标,在女生在美国读到六年级后举家迁 到上海,把女生塞进了上海非常好的一个初中。这个女孩就从几乎完全不认识中文,到现在听说读写流利。因为小时候英语底子很牢,所以她两种语言都没有什么问 题。女孩没有参加中国中考,而是一直准备美国中考,然后来美国参加了一系列顶级私立高中的入学考试。最后被现在所在的这个学校录取。目前她的父母还在上海 工作。女孩每年数次往返中国。

进入一个好高中在本文中已然不稀奇了。为什么说这个女孩能刷新我的认识上限呢?原因是,这个女孩从高中第一个假期开始就参加各种实习。报刊杂志 上常说的美国家长让孩子打工、卖冰淇淋之类的,显然不在这些孩子的眼里。上个暑假,她在国内某知名电视台实习(这种实习往往国内名校大三学生才能找到)。 这个暑假更让我震惊:她先在硅谷一个科技企业实习了一个月,然后到云南参加他们学校的“哲学、经济学研究夏令营”,回家暂歇两周后,又飞回美国参加这个中 心的实习。他的父母怎么费心打点,可想而知。

当我问她:“是你们学校高中生都这么忙吗?”她说,当然啊,我有同学去华尔街日报,华尔街的金融公司里实习的。大多数本科生进入大学时,写简历费半天劲也想不出个名头,而这些早早就赢在起跑线上的孩子,已经跑到下一站了。

以上说的这几个高中生,能力都不错,尤其是社交能力,想来我高中时远不如他们。从小就被赋予无穷机会,让他们很难不在各种选拔中脱颖而出。

下午我看着女生E发呆,想象我是大学录取招生官。在这样一个孩子的申请面前,我即便知道这么多的名头,很大一定程度上与她的出身相关,但我还是 不得不承认,经历了这些大舞台的历练,这个孩子必然会更有可能成功。这种早早形成的视野、多角度思考的可能,都是许多人可望而不可即的。最终还是要问那样 一个问题:一流大学是要选最可能成功的人,还是在自己的先天条件允许的情况下付出了最多的努力的人?如果是前者,贫穷,甚至是大多数普通的孩子几乎根本没 有博弈的可能,即便是天才也很难有足够的平台让其发展。如果是后者,美国的大学将会无法做决定——因为在每一个申请者有十分钟的被审阅时间的机制里,信息 高度不对称,且难以量化。这个游戏怎么看,都是赢家通吃。

资本主义世界最终会变成简奥斯丁笔下的单极化世界吗?从不同的视角,能论证出不同的结果。但是一个规则是很显然的,就是对于已然居于上层的阶 级,下沉的可能性比依然居于中下层上浮的可能性小。对于居上位者,无论是经济、文化、还是社会资本,都很难被某一代很快地“挥霍”尽。如非有巨大的社会变 革,便只能指望制度(政策)和价值观(慈善)。而这些,这又是好多篇论文也讨论不完的话题了。

我为什么离开华尔街——除了幸福,什么都有

文_林杰《 留学 》( 2014年03月20日)

 “林老师,去国外上大学专业如何选择?”

“林老师,我想让我家孩子将来在美国当医生,是否可行?”

家长们在咨询我关于海外留学问题时,最关心的话题之一就是大学专业的选择以及将来的职业规划。这类问题涉及到多方面的考虑,我无法给出一个简短的答案。但我希望通过分享我自己的经历,抛砖引玉,给大家带来启发。

   16岁,我在华尔街实习

开讲之前,我先请所有读者试答一个问题: 一个十六七岁的高中生放学后,大概会参加哪些课外活动?体育活动、艺术培训、义工志愿者,还是补习班?也许中国的大多数学生,放学后除了吃饭就是继续学习了。数年前,我到美国读高中,成了一名小留学生,那时我的课外活动是去华尔街实习。

“华尔街”这个招牌总能让人产生诸多联想:金钱、地位、成功。那是一个能够迅速促进年轻人荷尔蒙过度分泌的名词。以华尔街为主题的电影也不少,比如竞逐2014年奥斯卡的“华尔街之狼”(The Wolf of Wall Street)。读者肯定好奇,为何一位高中生竟会有在华尔街实习的机会?这要归功于我所就读的纽约经济和金融高中(The High School of Economics and Finance)。该校左临世贸大厦,右伴美国股票交易证券所,去看华尔街的那头铜牛,也就是徒步5分钟的事儿。

相比北京的清华附中、上海的复旦附中或者美国的安多福中学这些名副其实的优等中学而言,我所在的高中是一所无名却有实的“华尔街预备学校”。学校课程设计的最大亮点就是与金融密切贴合。比如个人理财课程,使我在16岁时就开设了个人支票账户,学会如何使用支票;在会计课上,要学习分析上市和非上市公司的年度报表。课堂之外,学生有许多金融类俱乐部可以参加,比如虚拟投资俱乐部,活动中除了货币是虚拟的,其使用的数据都是真实的,我从那时学会了看股市。

最重磅的当然是在课后安排优秀的学生到华尔街的公司里实习,跟随专业人士亲身体验他们的工作。我有幸在两家公司实习:国际基金管理机构(International Funds Administration)和隶属于花旗集团的所罗门美邦公司(Salomon Smith Barney),当时我担任证券投资经理的一名助理。实习经历对我产生了特殊的意义,它让我看明白了一些事:在华尔街,人们除了整天跟文件、计算机以及数字分析打交道外,人与人之间深入交流的机会甚少。这样的环境里,只有压力,没有激情,就连带我实习的老板对自己工作也未表现出我所期待的兴奋和激情。那时我就告诉自己,华尔街不是我想要的。

  华尔街不过是座围城

不过,少年时代经历华尔街和大学毕业后去华尔街实习,有着本质的区别。十几岁尚处于认知能力提高的过程中,这个时段我们相对单纯,还没有被世俗那些功名利禄的包袱所压迫,所以不管经历什么,包括华尔街实习,我们是在用“心”去感受这个世界。大学毕业或拿到MBA后去华尔街实习,其实已是在为全职工作而预热了,对进入华尔街之后的遐想是无限的。《围城》中的一句名言:“生活就像围城,里面的人想出去,外面的人想进来。”试想,一位年薪高达数十万甚至百万美金的华尔街精英,让他放弃这样的工作,跟随自己内心真实的声音,就如同割了他的肉。但与此同时,不放弃却也很痛苦,因为很多人并不真正喜欢他们的工作,完全是被高薪绑架了而已。

如果你读过《穷爸爸,富爸爸》这本书,就知道其中一个核心观点是人不应该为钱去工作。比如说一位耶鲁大学毕业,在华尔街拥有高薪工作的人才,如果对自己的行业一点热情都没有,他只能算是表面上成功的人士,实质上是个并不幸福的人。这样的人,如今并不少见。

那么有读者会不客气地追问: 我们连感受华尔街的机会都没有,怎么谈选择?首先我必须承认在年少时能接触到华尔街固然是一笔财富,但这并不是最重要的。最重要的是你能否倾听自己的心声。两个人在经历同一件事情时,用“心”与否,得到的结果会有天壤之别。而学会听“心”并非一步到位,而是分成三部曲:第一,你是否愿意去听?第二,你是否有能力去听?第三,你听到后是否敢于面对?

“听心”帮我找到人生路

高中毕业时,我已决定不再攻读金融,但在选择工程专业时仍然延续了原先学金融的想法—有保障的前途。工程专业毕业后,如果直接去当工程师,收入会比有硕士学位的老师还要丰厚,而且社会地位有可能更高;如果接着再上个法学院或者商学院,那“前途”更是阔达。但在进入康奈尔大学工程学院之后,我很快发现山外有山,人外有人。高人辈出的群体中,我不过是平凡的一位。

在工程学院的四年里,我既拿过A+的成绩,也取得过C-的成绩。虽然我对成绩并没有特别高的要求,也没有很大的欲望去争名次,但是有一件事使我越来越不安:我逐渐发现自己并不喜欢工程。从上课讨论到课后写实验报告,我学习的动力完全来自外界—为的是完成任务,为的是毕业了可以找份稳定的工作,为的是不让父母失望。随着我对工程专业了解得越深,我越清楚自己成不了优秀的工程师,因为我缺乏热情。

与此同时,我发现自己真实的兴趣其实是语言。于是我开始学日语,大学期间去了日本留学。除了喜欢学习语言,我也喜欢教语言。因此我在大学期间做义工,教出生在美国的华裔学中文。当我听到自己的心声说“我对语言和教学的兴趣大大超过工程”,我害怕了。我担心语言和教学如何能养活自己,我的经济实力是否可以让父母享受退休生活?毕竟工程师的路径是有保障的:从工程到管理或者律师这条路是久经验证的阳光大道,风险可控,回报可观。

从听到自己的心声到最后决定去追随,需要勇气。放弃稳定,追求不确定,这不仅仅需要父母的支持,更需要自己的坚持。教育这条路是坎坷的。当年不少同学大学毕业之后,进入世界500强,而我却回到了自己的家乡—一座三线城市,办起了英语培训班,这也是我的第一份工作。我当时没有明确的职业规划,完全凭着感觉走,现在想起来不免后怕。

凭着对教育事业的热情和一股子初生牛犊的愣劲,我迅速成为了大家追捧的老师,招收到了当地最好的学生。这一次教育创业,帮助我确定了自己的下一步该向何处去:我是真心喜欢教育,而且教育也可以养活我自己,但是我需要更大的空间去成长。结束了8个月的办学经历后,我毅然决定重返校园,攻读英语教学的硕士学位。

  人生就是在试错中经历

回味从华尔街到学工程,从学工程转而教育创业,再到后来去美国高中任教……我庆幸自己的坚持不是因为冲动,而是基于一种持久的热爱。大学四年和创业8个月,给了我足够的时间去尝试,去思考,去畏惧,去克服惧怕,最终从爱恋教育到与教育结伴。回头看,我的坚持映衬出一个真实的自我,既感性亦不失理性。

每个人的生长轨迹都是唯一、无法复制的。从现实来看,要求每个人找到自己的热爱,跟随自己的“心声”去做选择,其实是一种奢望。但最起码我们可以排除自己不喜欢的,别把宝贵的时间浪费在自己讨厌的事上。说到底,成长就是一个试错的过程。年龄越小,越有时间从头再来去试错;财力越大,越可摆脱生计的束缚去试错。生命本来就是一场经历,出生时一无所有,离开时归于原点,因此经历就是财富。

(欲与本文作者面对面交流孩子的未来该如何进行职业规划,请参见第7页《留学》家长会招募。)

《留学》巡视

The High School of Economics and Finance

经济与金融高中,是一所位于纽约曼哈顿的公立高中,创建于1993年。学校的特色是偏重商科,涉及商业、金融的特色课程包括:经济学、企业创业、商业概论、会计学、全球商务与高级金融等等;学校还提供多种选修课和大学先修课程,供学生选择。此外,学校与德意志银行、花旗集团等大型金融机构建立了商业实习关系。

  林 杰

少年时赴美读高中,获康奈尔大学工程学位和哥伦比亚大学教育硕士学位。曾任职于哥伦比亚大学教育学院招生办,担任康奈尔大学校友面试招生官;回国前,在美国两所百年寄宿高中从事招生录取、英语教学以及课程开发和管理工作。著有《我在美国当老师》一书。现任Ivy Labs Education学术总监,专注美国留学和国际学校的办学。

打赏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转载请注明本篇文章地址,及“文章来自美国雷锋网”字样。美国雷锋网| LeiFeng US » 美国高中生都找怎样的实习?华尔街?

相关推荐

评论 抢沙发

  • 昵称 (必填)
  • 邮箱 (必填)
  • 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