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入坑到爬坑:LSAT一年记

今早起来随手查邮,得知了我第三次LSAT的分数,171分。这个结果不算难看也不算很高,比预期的172分还差了一点点,但对我自己而言至少算个答案,毕竟我已经用光了所有机会。至此,我大四的一年终于尘埃落定,大抵也可以盖棺定论了。反正今年也没打算申请,下午手头也没啥活儿要做,(注:信不信我告诉你老板!)就索性写下些东西,权当是给个交代、留些教训吧。

一、入坑和整体时间安排

我从2015年10月份起着手准备LSAT,也就是我大四上学期刚开始的时候。2015年12月初在北京第一次考,164分;2016年2月末在香港第二次考,168分;原本计划在2016年6月初在北京第三次考,但因故延期到2016年9月末香港场。
这样的时间安排比较特殊,并不符合多数本科申请党的节奏,因为我打算毕业后直接工作,压根没想在大四那年申请JD。2015年7月和8月的时候(即大三暑假)我仍在律所实**,9月初才离职,之后又花了两周时间突击了一下司法考试。(注:两周过司考,是谁给了你勇气,梁静茹吗?)等司考结束就已经到了9月末,律所很暖心地发了Return Offer,并告知我们毕业后入职即可。我觉得各方面条件都不错,就屁颠屁颠地接Offer,然后国庆回家浪了一周。接着问题来了,一只准备工作而又早早签完了Offer的大四单身狗,在吃饭睡觉打豆豆之外,该干点啥?
大概是国庆闷头看《琅琊榜》烧坏了脑子,在打完篮球冲过澡后的某个晚上、看完不怒自威的言侯爷只身前往谢府要人那一集的我,最后决定去考LSAT(大雾)。(注:要干大事,先看《琅琊榜》!)我当时的考虑是,在必要性方面,一个本科学位从长远来看肯定是不够的。律师行当里,国内红圈所干脆不要本科生;外所起码也要有个LLM,不少外所的执业律师还必须是JD。所以大可以先考个LSAT备着,到时候读不读再视工作情况决定。在可能性方面,大四一年的课业也不重,复**时间也较为充裕;自己平时英语也还凑活,啃过几个判例也写过几次大作业;之前也不计时地做过几道LSAT的逻辑分析题,没有感受到有知识量上的碾压;此外也有不少去考了LSAT的同学,感觉自己虽然比他们蠢一点,但彼此的智商还是在一个量级上的。顶着言侯爷那股“不服就是干”的劲儿和准备司法考试时“浪一发就走”的气儿,我毅然跳入了LSAT的大坑。“大不了十二月考一回就不考了嘛”,至少我国庆时是这么想的。

二、第一次爬坑:2015年12月

2015年冬天北京真特么冷,刚进11月份就下雪了,(注:抵不过暖气来得早啊!)但干翻LSAT的热情是不变的。按套路当然是要先问问爬过坑的人,LSAT这坑深不深啊?你是怎么爬的啊?你觉得怎样才能又省力又快速地爬出来啊?回答当然因人而异了,有的说要先看书,领悟Bible、Kaplan、Mahhantan等各家招式,博采众长,再刷题来巩固提升;有的说要去上上学**班,听新东方的爸爸叔叔伯伯们面授机宜,再自己勤加练**,功力日进;还有的说要做长远计,保证每天的练**时间和题量,尽量用真题做模考,有空多选一些人文专业课,补充非法学专业词汇,增强逻辑能力。我听完觉得醍醐灌顶,但这并没有什么卵用——我特么准备12月考试啊!没时间了啊!

这时我想起了应付司考的突击大法。作为中国学生,我是身经百战了,虽然没去过几个西方发达国家,(注:但还是去过的嘛)但对考试还是有种族天赋的。根据我十好几年的考试经验,突击考试要从往年真题入手,连做它个五六套题目,多少都能磨出个味儿来:这考试大致考些什么,哪部分自己不太熟练,哪部分自己相对有把握,大抵心里有个数。如果实在闹不明白,那列个表格看看逻辑分析、逻辑游戏、阅读理解哪个部分错的最多;而在这几个部分中,又有哪种题型自己最容易抓瞎;综合地来看,哪个方面最容易很快地提分。这么分析一下知道自己的命门所在,接着就可以调整时间分配,在完成日常的综合训练后,剩余时间用来突击最薄弱、最容易提分的题型上,方法可以是刷教材、做分类练**等。至于题目和教参什么的,淘宝会给你完美解决方案。(注:双十一又要来了……)泱泱考试大国对西方那一套知识产权制度简直就是王之蔑视和花式吊打。

复**的大方针很明确,但实际执行时事情没那么简单。一方面,LSAT是个注重逻辑的考试,和知识量关系不大,突击大法的核心作用(即查缺补漏)效果并不明显,因为各个方面都满是漏洞。另一方面,逻辑思考是很消耗精力的,精力不足(比如困了)或心烦意乱(比如下午要做个课堂展示)时是没办法刷题的,可能呆坐个三五分钟才搞明白一道题,需要留出一块完整的时间来复**。我虽然大四课业不重,但也不是完全没课,还是要腾出手来解决课业、社工方面的事务。此外,LSAT考试的节奏异常紧凑,每个section有23-27个题,要求在35分钟内完成,这对于一个长期在国内学**生活的中国大学生而言是件不小的挑战(据说对大部分美国大学生而言也是)。

我本来计划的做题节奏基本是一天一套preptest,一个section的专项突击,和一个list的词汇。但期中开始各种杂事儿开始糊脸,被迫改为单数日做一套preptest,一个section的专项突击,和一个list的词汇,偶数日则减去一套preptest、再加一个section的专项。即使如此也有些日子不能完成——实在是时间不允许。前两周还在熟悉题型,做题不记时;之后开始计时做题,尽量争取按时完成。但直到考前两周左右才有把握将将按时做完。

那段日子过得真是心累。实**和司考时一直紧绷的心弦只在国庆松了一小会儿,又不得不紧绷起来。刷题又挤占了原本就不多的社交时间。此外,由于做题要平定心情、集中精力,各项活动都不敢安排地太满。但既然是自己装的逼,跪着也要装完。到最后一周时,心里已经盼望着早点考完早点解放,复**状态可想而知。

考试那天,起个大早从学校坐出租去北外考试,8:10左右到那儿就困了。签完到后磨叽到了9:20左右才开始考试。前三个section做得还顺风顺水,感觉一把能上168。中场休息时开心地啃了块士力架外加一袋百醇巧克力棒,是芒果慕斯口味的。结果下半场第一个逻辑分析section就跪了。一方面我那个位置离暖气片太近,有点太热了,容易出汗(注:暖气什么时候来);另一方面就是我突然觉得精力用尽了,无法集中注意力,读题速度明显下降,心里紧张了起来。做到第15题时已经蒙过去两题了(正常情况下逻辑分析题在第17-23题左右才会出现高难度题),我大致知道大势已去,赶紧又脱了件衣服,缓了口气,开始战略性放弃。扫一眼题目,没明白啥意思的就瞎选个答案。到第22题时缓过劲来了,顺当地做完了剩下的,还回头改了一两题。抱着必死的信心我也顺顺当当地冲过了第5个section,第6个section是写作,不计分,自然无所谓。
三、第二次爬坑:2016年2月

12月考完后,我痛痛快快地歇了一周。感觉那一周简直是人生巅峰,没啥好忧虑的,想吃吃,想喝喝,累了就滚去睡。唉,胜地不常,盛筵难再啊。之后就是一个水水的期末,就一门考试,外加几个作业,三下五除二就了结了。
但愉快的日子没持续多久。分数出来后,中二病又犯了。感觉164分这简直是在打脸啊,这特么不是在侮辱我智商吗?苦熬了俩月就给个这?不服就是干!老子就不信了,高考十几万人里杀出来的还灭不掉你个洋玩意儿?战便战,良辰不介意奉陪到底!上官网查完分后手一抖就顺手把2月份考试的钱也给交了。现在想想也是觉得当时龙傲天附体、赵日天上身了。估计是之前顺风顺水惯了,冷不丁栽个跟头心里觉得实在不爽。
1477961222300792.jpg
于是为了那一百多刀,我又赔进去了一整个寒假,刨去过年那十天,总共也就是40天左右。不得不说,2016年1月末的北京实在太冷了,在学校刷题的我被冻成了狗。北风呼呼的刮,雪花飘飘洒洒,突然传来了一声枪响——哦不对,这好像是《狼爱上羊》,但大抵是这么个场景。

言归正传,我还是冷静分析了一下第一次考试失利的原因。首先,准备时间不够充分,而且还琐事缠身,搞两月突击是非常冒险的,尤其是对于我这种英语基础不算太好的人而言。(注:作者托福110+,嘘!)其次,平时练**方法不对头,没有完整地按一场考试5个section的题量进行模考,导致前三个section过度兴奋,到第四个section则精力不济,仓皇了事。还有就是,逻辑分析题熟练度不够,有些题型(比如main conclusion)可以很快锁定答案节省时间,但当时信心不足,犹豫时间过长。

有错就要认,挨打要立正。我相应地调整了备考策略。首先,我增加了模拟考试的题量。从每天一套题(四个section)外加一个专项section增加到每天五个section外加三个section专项,也就是完整地模拟一场考试(五个section)后吃饭,饭后加练三个计时的专项;或者先练三个专项后吃饭,饭后再模拟一场考试。从上午9点左右开始,一般到下午4点左右练题结束,中间有一餐饭的时间。4点到5点的时候背一个list的词汇。5点晚饭过后基本就没精力学**了。当然这是理想情况,偶尔有一两天会觉得累也会偷工减料一点。中间还有个过年,回家歇了10天,啥题也没做、啥书也没看。

后来飞去香港考试还一波三折。去机场预约的专车司机不识路,在学校周边耽搁了好一会儿,一路小跑着才赶上飞机(天知道T3航站楼跑起来有多费劲)。到香港后还小刷了一套题,轻轻松松,感觉还行。结果睡觉前检查证件和准考证时懵逼了,发现自己忘了带贴在准考证上的护照照片以及固体胶。感觉世界崩塌、万念俱焚,这一寒假的努力又要被毁掉了。突然想起来自己曾经自恋地在钱包里塞了一张自己大二时的护照照片。(注:自恋者,天助之)顿时圣光普照,仁慈的主为他的羔羊们指明了道路。至于固体胶,**…我出门左转711买了瓶502。

2月份的考试其实发挥还可以,做完前三个section中场休息时我觉得一片坦途啊!于是在下半场我又一次悲剧了,这回问题出在逻辑游戏上。一般而言,我只要不看错题目,逻辑游戏可以妥妥满分拿下,在休息时我也一再提醒自己不能看错题。这回题目倒是没看错,可它就是一个新题,而且还挺难。一个逻辑游戏连着5道题,看了好一会儿愣是没找到下口的地方。分寸又开始乱了,赶紧先放弃,做下一个逻辑游戏题。后面那个虽然有点磕碰,但稍微简单些,完成后调转回去解前面那个,最后还是瞎蒙了三道题。刚交卷时我还安慰自己说今儿遇到两个逻辑游戏section,指不定没做完的那个是加试。结果坐我前排的俩大妈(注:居然还有大妈……)你一句我一句就对出来了我做完了的那个逻辑游戏section是加试。说句后话,我准备9月份考试时又练过一次那个逻辑游戏,结果依然是悲剧了。如此看来,它特么就是很难。

四、第三次爬坑:2016年9月

考完2月份LSAT后我又轻松了一阵子。吸取上次的教训,出分后我也没有冲动地马上报名6月份考试。没有LSAT的大四生活是如此的自在,以至于等我想起来6月份的考试时,北京的考位已经报满了。哎呦我去,竖子安敢欺我!我还真就不信这个邪了,果断报了6月份广州的考试。报完名第二天,掐指一算觉得人生如白驹过隙,大四一年就那么点时间怎能全都浪费在LSAT上?干脆一不做二不休把考试推迟到9月份算了。在取得律所老板同意后,我延期到10月份再入职,(注:找对老板很重要)从7月毕业到9月底考试,有三个月的时间准备我的最后一次机会。
事实证明延期考试是个正确的决定。毕业前的论文答辩、旅游、聚餐、合影占据了我整个6月。同时那个学期里还要给院里的老师做助教,累了个半死。这段相对闲暇的时间里我还收获了一枚女票,真是意外之喜。(注:嘿嘿嘿)这一系列毕业季的活动持续到7月份才消停下来,毕业生们被一起赶出了校园,各回各家各找各妈。在家短暂休整了四五天后,我回到北京开始备考我的最后一次LSAT。
像上班打卡一样,我早上起来挤进满是人流的1号线和10号线,坐三站地铁到双井,九点钟快步走进朝阳区图书馆占个座,开始一天的刷题。也许是隔了太久没碰LSAT,我的思维迟钝了很多。因此我在前两周里每天计时完成8个section(3+2+3),找回做题的状态。到7月底,我感觉基本已经回到2月份考前的水平。之后我和女票一起抽空去台湾玩了十天,回来后觉得心情空旷了很多(注:这个很关键,去完台湾后女票托福首战115呢),接着的一周里我继续以8个section的题量推进。等到8月20号左右,我就感觉做题有些疲劳了,一天做多了题目真是会犯恶心。于是我把题量降低到5个section+2个专项section。专项主要用的是真题分类,虽然里面很多题都做过,但放在一起做会发现一些共同点,下次遇见时可以很快地找着门道。大约到9月初,我开始进入完全的模考状态。7:20准时起,9:00到图书馆坐下,9:10左右开始连做3个section;休息15分钟,中途吃一块面包、喝半杯水;接着连做2个section,约莫在12:30左右做完;等到1:00再去吃饭。下午先对答案看解释,小憩一会儿,再做2个专项。做完就回家吃饭,打打游戏,隔天去次健身房跑3000米和力量训练。周末放松一天,回学校陪陪女票,跟基友打会儿球。这种状态一直持续到了考前两天。

9月份去香港考也不是很顺,这回的幺蛾子出在LSAC。我早在7月末就早早地订好了飞香港的机票,并在考场附近预订了下榻的酒店,没想到LSAC在9月初发给我一封邮件告知我被临时调整到上环附近的考场,还把考试时间提前了一天。我慌忙改订了机票,重新订了酒店。过了两天,LSAC又发了封邮件,告知我上次通知错了,考场是变了,但时间没变。我只好又一次改订了酒店和机票,前后的损失足够我再考一次了。如此霸道总裁的风范,没办法我也只能跪舔。(注:找他求偿啊!)
由于LSAC鬼使神差的通知,我提前两天飞到了香港。承蒙同学的招待,在落地后我饱餐了一顿,还聊了好多与LSAT无关的话题,整个人放松了下来。第二天一早去侦查了一下考场,回来就在酒店里穿插着玩了半天手机看了半天错题,随手做了3个section题,早早就睡了。第二天考试仍然不是很顺,问题同样出在下半场。在第4个section里遇到一个没啥思路的逻辑游戏。这回我果断跳了过去,稳稳当当地扫除了后面的一个逻辑游戏,调转枪头硬磕了5个题中的3个,然后蒙了两个。这波节奏被带乱后,我在第5个section里(阅读理解)感觉有些吃力,最后3个题只能连蒙带猜地做完了。

考完后心里还是觉得有些失落的。拼死拼活三个月,到底是没能顺顺当当地拿下一场胜利。因为飞机晚点,我在香港又多滞留了三个小时,只能早早地来到机场,给女票和几位好友寄了明信片,这一年下来的LSAT备考生活若没有他们陪伴怕是会难过太多。其实我也给自己写了一张,上面就一个词,“Freedom”!把明信片交邮后,我坐在候机大厅二层,刷完了《纸牌屋》第四季。木下总统能用战争强行续命,而我LSAT的征途就只能到此为止了。

五、后记

睡一觉醒来,觉得还有几句话没写完。快要毕业的那阵子我一度认为考LSAT这事儿,打根儿上起就错了。刚刚忙完实**和司考的我最理智的选项应该是好好歇上一阵子,多参加些园子里的一些活动,毕竟之后就没啥机会了,而且我大学前三年确实错过了好多有趣的事儿。又或者说,考试的时间不合适,如果我一开始就定在2月份考,留出更充足的时间,从Bible、Kaplan等教材入手,循序渐进地刷题和总结,可能备考生活会更加有序和沉着。再退一步讲,我在考完第一次考试后就知道了LSAT比之前遇到的考试都更难,而且也预想到了大四狗虽然总体比较闲,但毕业论文、纪念活动等还是不可避免地会占用掉很大一部分时间,而且剩余的时间大都是零零散散,难成气候。要不是律所非常宽容地允许我推迟三个月入职,恐怕我第三次LSAT也是血本无归。所以归根起来,最大的教训还是要舍得砸时间。真要是下定了决心考,那首先要做的就是腾出充足的时间,必要时选择放弃其他机会。若是抱着玩一把的心态去考,那就别期望能拿到什么好分数。在这点上LSAT是童叟无欺、交“钱”给“货”的。如果确实腾不出时间或者不情愿腾出足够多的时间,那放弃也是一个不错的选择。

打赏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转载请注明本篇文章地址,及“文章来自美国雷锋网”字样。美国雷锋网| LeiFeng US » 从入坑到爬坑:LSAT一年记

相关推荐

评论 抢沙发

  • 昵称 (必填)
  • 邮箱 (必填)
  • 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