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afe China倾城中餐馆纽约米其林一星餐厅

Cafe China 倾城
13 E 37th Street, New York, NY 10016
如果你对于米其林餐厅的印象是贵和盘子小的话,那么倾城绝对会颠覆你对于米其林餐厅的印象。作为2014年纽约二千多家中餐馆里入选米其林指南的仅两家中餐馆之一,这份殊荣加上人均25美元-35美元就可以吃到撑的待遇,你说倾城是不是应该是第一家造访的米其林餐厅?
位于繁华的曼哈顿中城的倾城,小小的店面在林立的钢筋水泥或者玻璃建筑中来看并不起眼,可能你看着地图导航一不留神就走过了,但内部装修却执着的保留了中式复古的感觉。泛黄纸面的菜单,充满老上海风情的餐具以及桌与桌之间保持的非常近的距离,菜品的话则比较五花八门,像宫保鸡丁,口水鸡,糖醋小排这些非常流行的中国菜都可以找到。可能你在这里完全感受不到米其林的优雅,感受到的更多的浓浓的纯粹的中国味道。
1404812987665p18sam238418mp1qp819nf4k11u3c2
1404812891877p18salv5mc10c918iplmn1ddr1k8g2#用川菜回味旧时光:Cafe China#@蝉小队 倾城(Cafe China)是老上海式的装潢布置,做的却是川菜,而老板是个黑龙江人。饭店很有情调,连鸡尾酒都取名于王家卫的电影。
@蝉小队 如果不想错过米其林餐厅,又想品尝地道的中餐,倾城绝对是个不错的选择。饭店位于第五大道,纽约公共图书馆附近。人均消费30-40美金。

 

来源:吃货必看!2016美帝米其林餐厅榜单出炉!有机会一定要去体验一把!

Cafe China倾城

37街的夜晚看似平静,沉重的铁门却封锁着数不清的秘密。在这间叫做“倾城”的餐馆里,时间还停留在上个世纪三十年代,新的艺术正从法国、伦敦、纽约冉冉升起,讨论电影是件时髦事儿,而这里的食物,精致地定义了中国御膳。这里是中西方文化碰撞的地方,在这里享受一顿美味,让想象自由驰骋。

(图片来自houseofhaos)

小笼汤包、夫妻肺片、蒜泥白肉、鱼香肉丝、宫保鸡丁……这些家常到不能家常的菜肴,又能演绎出怎样的特色呢?

价格区间:$11-30

预定:接受四人以上的预定,可以登陆cafechinanyc.com进行操作,还可以直接在网上点餐,然后选择外卖或自取。

来源:米其林推荐的纽约中餐馆故事 – CAFE CHINA 倾城

米其林推荐的纽约中餐馆故事 <wbr>- <wbr>CAFE <wbr>CHINA <wbr>倾城 <wbr>(转载世界日报)

中餐館寶典
by 沈珠妮
10.01.14 – 08:21 pm

三年前,當王怡明開的川菜館「傾城」第一次被通知:「上了米其林金榜 (Michelin Guide)」時,她劈頭就問:米其林是啥?當她1日談到這個世界餐飲業權威的「一顆星 (one star)」大獎時,感受完全不同了。

她說:「很激動!」

「米其林」在周二 (9月30日)為所有「金榜提名」的餐館負責人舉行慶功宴 (gala),地點在曼哈坦東城的義大利餐館「Guastavino’s」。王怡明盛裝赴宴,穿了一襲橘紅色旗袍,刻意突顯「中國」,周旋在世界級的名廚之間,她說,「感覺很棒,很受到鼓舞」。

什麼樣的鼓舞?

她說:「餐館業是服務業的代表性行業,而米其林又是這個行業最高榮譽的代表。」回首過去五年她為「傾城」的執著與付出,她得到無比的激勵。

落淚了嗎?她遲疑了一下,「沒有,不過,我在心裡哭了。」

紐約市有6000多家中餐館,只有「傾城 (Cafe China)」與「客家人 (Hakkasan)上了米其林金榜,而「傾城」與「客家人」不同的是,它是由王怡明一人親手打造出來的紐約餐館新貴,「客家人」則是由一個國際財團主持的。

王怡明,哈爾濱人,1999年來芝加哥帝波大學 (DePaul)留學,四年前從商界改行開餐館,先開了川菜館「傾城」,去年底再開了上海菜餐館「傾國 (China Blue)」。

「傾城」能夠連續保住「米其林之星」,王怡明分析,可能與她「從不放鬆」的工作習性有關係。她說,「我們的菜單不常換,但是,每隔幾個月,就會把一些菜重做一次,用全部創新的過程,希望把每個菜都做的更好。這種檢討,從沒停過。」

但是,這並不表示,「傾城」就不出新菜了。「孜然牛肉乾」是一個月前才推出的前菜。川菜裡很少人做的龍蝦,王怡明以前很抗拒,現在由於可以取得非常新鮮的在地食材,「傾城」也有了「四川版」的龍蝦主菜 (用胡椒、乾薑配料)。

但是,別以為做餐館就只管把菜式做好就可以了。王怡明認為,「傾城」的服務,可能比別處多一分真正的關懷,至少她教導她的員工,就是這麼要求的。她說:「人和人之間的關係,是一種熱情,不是臉上堆滿笑容,或是老遠就對客人鞠躬,這種表面功夫就可以表達的。」

那麼,她是怎麼訓練出員工發自心底的服務熱誠呢?

王怡明灌輸他們服務業的驕傲:「做中餐館代表著中國的地大物博,代表著中國人的聰明才智,這是一件光榮的事業,並不卑微」,所以她的員工充滿了自信心,這樣才拿得出發自內心的善體人意。王怡明認為,「顧客是能夠分辨這種誠意的」。

王怡明一人掌管兩家大餐館,多虧老公張弦全力相助。他們可有孩子?有的,「兩家餐館就是我們的孩子。」

她忘了提,「一顆星」,是他們的掌上明珠。

Cafe China餐厅。

“刘辉说要请我们到纽约的中餐馆去吃饭!”我放下电话向大家宣布。

“中餐馆啊?还不如在家里吃妈妈做的饭,又好吃又卫生。”儿子一边打字一边说。

“人家诚心诚意请客,总归应该出去捧场的。”老公放下手中的书籍说。

我笑着对儿子说:“你不去拉倒,这是你自己选择的哦,知道吗,她要请我们到一间米其林一星的纽约中餐馆,很难订位的,因为她和老板的妈妈是朋友,所以可以插进去。”

“米其林一星?中餐馆?真的还是假的?让我先查一查。”儿子放下手中的工作,立马转入“吃货”的网站,又立刻大叫起来:“真的是米其林一星!我去的,当然去的,先谢谢刘辉阿姨。”

Cafe China餐厅。

我大笑。蛮奇怪的,长期以来,一讲到中餐馆总归就是便宜、不干净等等一连串贬义的词汇,很难把中餐馆和高雅联系在一起,更不要去说米其林了。连我也有些不能相信中餐馆可以有米其林一星的事实。讲老实话,吃中餐,我还是趋向于先回中国,中国的中餐馆才是真正的餐馆,无论是食材、品味,还是环境,真的,样样好。

然而到了美国就是另外一回事,中国城里的小摊头,卖卖面条、包子、饺子馄饨,就可以算是中餐馆啦,当老板的人又要当大厨,当跑堂,当领位,好像什么都做,一直到最近有所改变,常常看到这些小老板,苦着脸站在街头苦诉:“生意不好做,竞争太激烈。”

再接下去,就会看到“倒闭”。我没有去关注“倒闭”的原因,只以为这些都是正常的。现在看到中餐馆有米其林一星的消息,一下子感到欣慰,就是应该这样的啊,这才是中国餐馆应该有的地位。

2015年11月13日,日本富山,米其林指南将发行富山和石川特别版。  东方IC 图

米其林是什么呢?据说是1900年的时候,在法国巴黎万国博览会期间诞生了一本《米其林指南》。这是一家做汽车轮胎的米其林公司的老板——米其林兄弟创办的,主要是将地图、加油站、旅馆、汽车维修、餐厅等有助于汽车旅行的资料集合起来,免费提供给大家。后来到了1920年,米其林兄弟发现他们的《米其林指南》被大家当作工作台的桌脚补垫来用,一气之下决定从当年开始取消免费提供,改为贩售。渐渐地,这本书又被“美食家”视为至宝,誉为欧洲的美食圣经,后来成为每年法国的餐馆评定星级的图书。

现在这本《米其林指南》里共有70名专职监察员,他们的身份对外是保密的,但是包裹在他们心里的是:同样的传统与苛刻。每踏进一间餐厅,这些人就会从装修的品位、餐具的质量、侍者的态度和姿态、装盘的技巧等等做出严厉的审查,最后根据烹调水准定出星级的地位。

以前可以获得米其林星级的餐馆,好像都是西方货,这次仔细巡查,发现迄今为止,在美国,只有纽约的三家中餐馆获得了米其林的一星。我们要去的倾城(Cafe China)就是其中的一家了。

这天一大早,刚刚收拾停当,刘辉已经打电话过来了,她一边让我们小心开车,一边让我们不要迟到。我说:“你这是要我们慢点开车还是快点开车啊,放心吧,这么好的餐馆,我们一定准时到。”

刘辉笑着说:“没有要你们开慢车也没有要你们开快车啊!只是想你们啦,希望你们安全早到!”

原本是预备好了足够的时间,不料一钻过隧道,进入纽约就开始堵车。纽约的堵车是要人急出毛病来的,只好让儿子换一条马路,结果换来换去都堵车。想到刘辉的全家早已等在餐馆门口了,急得我发昏。无奈,只好听天由命了。

还好晚了五六分钟,到达倾城的门口。老远就看到刘辉站在那里心急火燎的样子,到了跟前她一再说不急不急,她说:“老公和女儿早就占领好了座位,人一到就可以上菜啦!”

大家都是老朋友,一进餐馆,大人就和大人坐到一起,孩子和孩子有他们自己的兴趣,结果两家大人还没有寒暄完毕,两个孩子已经开始点菜。不一会儿,一大桌冷菜热菜都点齐啦,刘辉的老公想要加一盘甜菜,我连忙说:“够啦,够啦!这么一大桌子,吃不掉啦!”

刘辉也轻声说:“早上已经到市中心买好了小东最喜欢的蛋糕,还有品质很高的老酒和咖啡。西点一定比东方的点心灵光,在这里吃完午餐回家慢慢品尝。”

“好,好,东方菜,西方点心,太美味啦!”老公一听就开心起来。

正说着,服务员过来上冷菜。那是鸭舌头、夫妻肺片、麻辣兔丁、酸辣菜,还有一大盘担担面。一眼看上去就和一般的中国餐馆有些不一样,一盘一盘干干净净,摆设得漂漂亮亮。因为吃客太多,空间相对紧张,服务员特别当心,走来走去都会侧着身体,微笑着为大家服务。

因为和刘辉有著二十多年的交情,相互不会客气,菜肴刚刚摆上来,吃菜的筷子就伸了出去。

“哦哟,这只鸭舌头好吃,很有味道。”金老板称赞道。

“这是我叫的!”儿子得意地说。

“章阿姨,快吃这道夫妻肺片,我挑的。”刘辉的女儿说。我连忙夹起一片放到嘴巴里。不得了,这道夫妻肺片怎么这么好吃,食材优良以外,而且切得很细,但不是零零碎碎的,一小张一小张的又嫩又滑。

Cafe China餐厅。

其他的小菜也是好吃,关键是精致,没有乱七八糟的。我们刚刚把冷菜吃得差不多的时候,热菜上来了。因为没有忌口,所以鸡、鸭、肉、鱼都齐全。我不敢一一评判,但是每一样的味道都很正宗,没有太咸、太甜,辣得很过瘾,麻到全身,原来这是一家四川餐馆。

我有一点奇怪了,刘辉是我上海隔了一条马路的邻居,她的朋友,也就是这家四川餐馆老板的父母,也是上海人,为什么上海人会开出这么一家成功的四川餐馆呢?刘辉看着我笑了笑说:“老板马上就要来啦,你自己去问他吧。”

正说著,一个身着中式服装的中国人走进来了,第一眼就可以看出来这个人和一般中餐馆的老板不一样,是个受过高等教育的人。他先是客气地向刘辉打招呼,再三抱歉自己的晚到。原来这位老板最近又在四十分钟的路程之外开办了第二家餐馆,样样新起头,要想做得好,只有多操心。我在旁边听了,不由肃然起敬。问及上海人为什么会开四川餐馆,他回答:“我很小的时候就到美国来了,虽然是上海人,但对上海菜的概念不很深,无论是四川菜还是上海菜,都是中国菜,只要好吃,我就喜欢。”

老板姓张,他告诉我,他实际上是一个很“疙瘩”的人,在吃东西的方面特别挑剔,当他在大学里读书的时候,以后工作的时候,常常会对食堂里的伙食不满意。这时候我才知道他的专业是电脑。

屈指一算,最近几年,电脑型业兴旺,为什么会转向餐馆?“不顺利。”张老板没有过多的解释,只是直接告诉我们,一旦离开了电脑型业立刻转向餐馆。夫妇两人齐心合力,立志要在餐馆业做出名堂。他们从社会经济到市场走向,以及现代人的习性和爱好等等都做调查,最后决定开张了这家四川餐馆。

老板娘是个特别精益求精的人,当她看到他们重金聘请过来的大厨在用味精,气得不顾一切地当著大厨的面就扔了出去,她说:“这种东西是不可以出现在我们的厨房里的。”

老板娘也不允许运用罐头食品,因此倾城的采购总归是件大事情,他们专门到信得过的菜市场,一一挑选,有的时候是大厨出场,有的时候就是老板和老板娘亲自出动了。听上去这些都是小事情。但是真正做到,而且坚持下去,并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

问及第一次被定为米其林一星时的感觉,张老板笑起来了,他说:“那已经是三年多以前的事情了,那时候我们对米其林一点概念也没有,有人给我们打电话,说我们拿到了米其林一星,我还以为朋友和我开玩笑,根本没有当是真的,后来报纸上登出来了,这才吓一跳,意识到这竟然是一件真的事情。”

老板又说:“我们并不知道那些评委是什么时候过来的,他们吃了什么我们也不知道,只是从这以后,我们更加认真,认认真真地做好每一道菜,把每一个顾客都当作最要紧的客人,用心工作,就是我们以为是最要紧的了。”

张老板讲得很轻松,但是我却感觉到了他的辛苦。美国有那么多的中餐馆,能够拿到米其林一星的不多,而且他们一连三年都是榜上有名,这就更加不容易了。我回到费城以后,曾经想给他打电话,但是刘辉告诉我:“他们夫妇回中国大陆去了,不是旅游,而是为了开发新的菜肴。”

我听了无语,仔细想一想,要保持米其林的称号,实在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

打赏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转载请注明本篇文章地址,及“文章来自美国雷锋网”字样。美国雷锋网| LeiFeng US » Cafe China倾城中餐馆纽约米其林一星餐厅

相关推荐

评论 抢沙发

  • 昵称 (必填)
  • 邮箱 (必填)
  • 网址